老树画画:腊月快过完,关门数点钱,买点猪头肉,准备过大年

2019-02-20 10:32:20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537我要评论

摘要:腊月快过完,关门数点钱,买点猪头肉,准备过大年。


腊月快过完,关门数点钱,

买点猪头肉,准备过大年。



天贼冷,周六又上班。

领导闭门总开会,财务淡定不发钱。

喝粥过新年。



马上又到年关下,坐在这里想一想:

房贷车贷学杂费,口袋银子剩几两?



马上就到新年,我跟小猫聊天。

它说总是惦记,怎么还不发钱?



一年至尾矣,万事转头空。

户外天欲雪,炉上火正红。



昨日去上坟,大雪满空山。

呆立荒坟前,自语竟半天。

母亲驻这里,我过什么年?



一年折腾别白忙,挣钱买点隔夜粮。

心中真是没有底,不知来年啥情况。



想想这一年,嗖地过去了。

现实太残酷,事情挺难搞。

天天没闲着,挣钱却很少。

心情特郁闷,人也见变老。

来年能如何?不知说啥好。



过年与猫商量,每天吃啥才好。

她说清淡些吧,体重已经超标。

你看俺这肚子!你看俺这肥腰!

年后还搞对象,成功几率不高。



人生总苦短,倏乎又一年。

秋叶落梦里,春花开眼前。



年底独坐空山,盘点一年经历:

这事那事做过,忽怨忽悲忽喜。

貌似十分敬业,仿佛有些意义。

看着就像真的,其实一场游戏。



不过有限生涯,只是平常人家。

但求平安吉祥,其它不知说啥。



背包回家过年,走到小村山前,

忽然两眼潮湿,远远望见炊烟。



最近总在盘算:马上就要过年。

母鸡留着下蛋,公鸡宰了解馋。



打上一盆浆糊,门楣贴上对联。

家家新鲜红色,样子才像过年。



无论贫富贵贱,纵使海角天涯,

有事以后再说,过年先回老家。



平时难得清闲,何况马上过年!

事情只多不少,真想遁入空山。



虽然天天不得闲,虽然没挣多少钱,

一家老少都安好,插束梅花也过年。



想回老家过年,至今憋着没走。

原因不是别的,奖金木有到手。



老陶说:心远地自偏。

老苏说:何似在人间?

老树说:快发钱!要过年!!!



说话就要过年,已经没剩几天。

谁再逼我加班,活得真不耐烦!



再过几日就过年,百忙之中偷点闲。

呼朋小聚七分醉,扶花一路到人前。



过年老树无所赠,聊送一捧山中梅。

春风已经在路上,估计很快就能回。


作者介绍:

老树,本名刘树勇,1962年出生于山东临朐。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现为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艺术系主任。先后致力于视觉语言及表现形态、影像传播、当代中国摄影观察与批评等研究领域。策划众多重要展览,著作数十种。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