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算不准利害、苦乐、生死,就要学会划等号

2018-10-11 15:08:52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06我要评论

摘要:很多时候,人的烦恼、痛苦都来自于想要的太多。

上周,我们讨论了一个话题:很多时候,人的烦恼、痛苦都来自于想要的太多。欲望「捂不住」,人就烦恼了。如果能够把欲望「管」好,幸福感就比较高。我们知道,宗教和类宗教,都是管理欲望的,认为欲望大了是一切苦难的根源。甚至把所有的欲望都加以梳理,再解释这些欲望怎么不好、该如何控制。管理欲望变成了自处的一个方法。那么,哪些事需要我们来管理欲望呢?


比如我们的人生不能确定、烦恼的事,主要是三件事。


第一,算不准自己能挣多少钱。算不准,可是每天都算,每天都在权衡利害。算不准还非要算,这就是烦恼的根源。


第二件事,这一辈子有多少痛苦和幸福,也算不准。都希望快乐,不想痛苦。可是每天都计较。比如,领导今天批评你,很郁闷。回家了以后,媳妇对你挺好,这很快乐。但是一想明天领导对你可能还不好,又不舒服。或者你明天拍领导马屁拍好了,后天上班,领导心情不好,又给你甩脸。其实领导心情不好跟你没关,但他的痛苦和快乐影响到你,就与你有关。原因是跟你无关的,但态度是有关的,于是你仍然会烦恼。所以算不准痛苦和幸福也是我们一生中麻烦的事。


第三件事,我们算不准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结束生命。都算不准,可是每天也都算,都不想死。有一次我去一个殡仪馆参加一个告别,我发现这个殡仪馆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很多人在那点歌。我就问吹奏的人你们这点什么歌的最多?他说一般就点三个歌:第一首歌叫做「其实不想走」。第二首歌叫「真的好想你」,那就是活人对死人说的。最后一首是「走进新时代」。这就是说逝者算不准这个事,所以「其实不想走」,大家只好「真的好想你」。然后怎么办呢?逝者与日月同辉、永垂不朽了,生者继续奋斗,共同走进新时代。


《镰仓物语》| 苦与乐、生与死,如何看待,是个难题


人生这三件事情:利害、苦乐、生死都算不准,可是我们一生中,都在苦恼这三件事情。这三件事,用「技术」的办法,都解决不了。


但按照「欲望管理」的办法,就比较容易解决。宗教的解决方法很简单,划等号。多等于少,少等于多,给等于取,取等于给。什么事情闭着眼睛都是等号,一下子就开心了,对不对?凡是采取了这样一种管理欲望的方法,就把多和少都归零,烦恼就少。另外,苦等于乐,乐等于苦,苦中有乐,乐中有苦。由苦得乐,由乐得苦。反正就是划等号。当下心安,于是释然,最后日子还继续过。第三件事,生等于死,死等于生。无惧生死,生和死没有什么差别。于是,一切都会平静、安静、快乐。寺庙里的人每天讲哲学,讲他的价值观,他的解释,大体上就是划个等号。


倒过来说,我们的烦恼在哪呢?就是不划等号,然后把两件事的差距越弄越大。比如说你今天亏了五十万,你认为这就是亏了,这就是失败,这就是少,而且有人想害你,你的痛苦立即就上来了。而且你觉得亏了这些钱生不如死,死的心都有了,你就觉得痛苦。


比如说今天发奖金,别人发了一万,你就发了五千,你就是吃亏了。你只要把这事绝对化,多就是多,少就是少,而且多一定好,少一定不好,这么去想问题,就容易生气。


但是如果不把它极端化,把它变成等号。发奖金只收到五千,但你划等号,五千等于一万,所以第二天上班态度没改变,该努力工作依旧努力工作。领导发现这个人很好,给五千他还这么努力工作,下次给一万五,又回来了。但是如果第二天你就表现得非常不高兴,而且嫉妒拿了一万的同事,给他穿小鞋、挖坑。很快大家都会知道你这人小心眼,甚至下次发奖金只有三千,再下次就就炒了。于是少就真变成了少。如果说你当时觉得少等于多,也不影响情绪,继续努力工作。最后少又变多了。所以,人生所有的坎,都是在那一刹那,你把它对立起来,然后就变得艰难了。永远都把事情对立起来的时候,就容易和外部世界失去正常的人际关系,失去再发展的机会。


《杜拉拉升职记》| 先受苦,后得乐;先付出,后得到


除了从宗教的角度,划等号能解释、解决「烦恼的问题」,从世俗的角度,道理其实是一样的。比如说机会主义的安慰,就是说受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最后还是好的。人先受苦,后得乐;先付出,后得到。这也是一种思路,当下先搞定自己,然后忍忍忍,最后云开雾散,雨也停了,太阳出来了,也能得到人生的另一片天地。所以很多人说艰苦,苦的目的不是苦,是为了快乐。


前一阵我看到一个故事,很有意思。当年延安很艰苦,艰苦到什么程度呢?艰苦到识别敌人和朋友,要用吃土来鉴定。为什么呢?凡是从西安潜伏过来的间谍,上一盘土,他不吃了,他一皱眉头一推筷子,抓起来一审,肯定是间谍。而共产党人,二万五千里长征啥都吃,虫子、树皮、土都算好的了。有些土没什么大的危害,就是把胃撑一下。所以能大口吃,当众吃土的,这都是好人。就艰苦到这么个地步。当时很多人都说,我们革命难道就是为了艰苦奋斗吗?毛主席就说了一段话,说「艰苦奋斗是手段,美好生活是目的。」也就是说,我们从来都是说艰苦奋斗,但艰苦肯定不是目的,最后还要转化成快乐和幸福。


同样,很多公司高管跟员工说,别看我们现在艰苦,以后上市了大家如何如何。这也是现实中的一种机会主义解释,就是说苦会变成乐。坚持苦、忍受苦,少可以变成多,于是放弃多,选择少。所以「用划等号」的办法来看待「有和无、多和少、生与死」的问题,人就比较从容。管理好自己的欲望,然后做对人益的事,每天都会很好。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