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打哥特人,脚踢穆斯林,欧洲战斗民族是如何炼成的?

2017-06-29 15:37:02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542我要评论

[摘要]:一提到恐怖主义,绝大部分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多半是裹着头巾,腰间绑着炸弹的中东大胡子。然而,事实并不是像一句流行的谣传那样:“不是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wallhaven-170682

  一提到恐怖主义,绝大部分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多半是裹着头巾,腰间绑着炸弹的中东大胡子。然而,事实并不是像一句流行的谣传那样:“不是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至少,在西班牙,信奉极端巴斯克民族主义的恐怖组织埃塔(ETA)听起来更让人不寒而栗。

  欧洲—西班牙—巴斯克

  ▼

20170628_144553_02020170628_144553_021

  同在一个小小的半岛,为什么巴斯克人和西班牙人就这么不对付呢?这其中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西班牙国内的巴斯克自治区

  一直有着较强的分离倾向

  埃塔(ETA)便诞生于此

  ▼

20170628_144553_022

  要追根溯源起来,这可能是欧洲最悠久的历史问题了——怎么也得从三四万年前说起吧。

  故事的开端

  什么?三四万年前?

  没错。正是从那时起,巴斯克人的祖先踏上了欧洲大陆。根据现有的证据,大部分学者都相信巴斯克人的祖先是三四万年前第一批踏上欧洲大陆的晚期智人(在此之前欧洲的主人是尼安德特人),也就是通称的“克罗马农人”(Cro-Magnon)。

  最早被视为证据的,是巴斯克语这门与众不同的奇葩语言。

  在被印欧语系淹没的欧洲大陆上(除极个别像匈牙利语这样的乌拉尔语系语言),巴斯克语是唯一一个与现存的任何语言都找不到联系的孤立语言。

  就是这么的特立独行

  ▼

20170628_144553_023

  根据考证,我们可以确认一点——古巴斯克语在印欧语言来到西欧前就已在此了。而操印欧语的移民,即绝大部分欧洲人最主要的祖先之一,则是公元前四千年才自黑海一带迁入欧洲的游牧民族。

  来自黑海北岸南俄草原的这次大迁徙

  造就了今天的欧洲人、伊朗人、北印度人

  ▼

20170628_144553_024

  巴斯克人和他们的语言一样,是欧洲真正的土著。巴斯克人之于其他欧洲人就如同印第安人之于美洲的白人——尽管你无法从外貌上区别出一个巴斯克人和一个普通西班牙人。

  现有遗传证据表明,巴斯克人中常见的线粒体DNA单倍群U5和其变种U8a(线粒体遗传信息只通过母系相传)可以追溯至旧石器时代晚期(约4.5万年前-约1万年前)的欧洲,远早于印欧人的移民。

  我们在考古学上也能找到对应的证据。

  克罗马农人作为第一批晚期智人,于三万至四万年前进入欧洲,在距今两万年前扩张到了欧洲最西边的角落。接下来直到印欧人扩张时都没有出现其他的移民。这在时间上和逻辑上都可以对应到延续至今的欧洲土著巴斯克人身上。

  因此,主流观点认为巴斯克人正是从后来印欧人的大规模移民下唯一幸存至今的克罗马农人后裔。

  一个战斗民族是怎样炼成的

  如此说来,巴斯克人和他的邻居们结怨的种子,早在史前就已经做好了铺垫。。。

  进入信史时代后,巴斯克人更是因骁勇善战成了伊比利亚半岛的刺儿头。

  公元4世纪,从东方大草原而来的匈人以摧枯拉朽之势几乎团灭了整个欧洲,随之引发的就是一系列原居住于东欧的蛮族向西方的大迁徙。

20170628_144553_025

  匈人入侵造城的民族大迁徙

  一浪接一浪,挡也挡不住...

  ▼

20170628_144553_026

  这些毁灭了西罗马帝国的蛮族中,有一些后来踏入了伊比利亚半岛,把这里当成掳掠的猎场或者最后落脚的地方。

  不少原居于此的凯尔特人在这一时期被消灭或被这些日耳曼民族同化,只有巴斯克人在这场大洗牌中坐到了下一轮。哪怕是在其后的西哥特时代,巴斯克人也没有成为这些日耳曼入侵者的顺民。

  继承罗马帝国势力的哥特诸王国

  也没能真正统治巴斯克人

  ▼

20170628_144553_027

  正是在这一时期,巴斯克人锤炼出了他们战斗民族的特性。

  以山为家的巴斯克人,擅长轻装上阵和敌人近身搏斗,发展出了高超的游击战术;而且不像隔壁的凯尔特人,他们还师夷长技地学习了一些罗马人的重装步兵阵法。

  如此具有战斗精神,使他们每每立于不败之地。

  最重要的是:落实、贯彻、执行

  ▼

20170628_144553_028

  公元八世纪开始,伊比利亚半岛的新主人换为了自北非渡海而来的穆斯林。

  基督徒节节败退,整个伊比利亚半岛也仅剩两处没有被穆斯林主宰,一是由前西哥特贵族建立的阿斯图里亚斯王国(Regnum Asturorum)(在巴斯克地区以西),另一个就是战斗种族巴斯克人控制的土地。

  在其后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半岛上抗衡的缝隙中,伊尼哥·阿里斯塔(??igo Arista),这位日后巴斯克人的民族英雄,建立了第一个独立的巴斯克人王国——潘普洛纳王国(后改名为纳瓦拉王国)。

  伊尼哥·阿里斯塔

  ▼

20170628_144553_029

  竞争夹缝中更要与时俱进

  逐步形成民族主义

  ▼

QQ截图20170628150103

  在欧洲著名的武功歌《罗兰之歌》里,英雄罗兰死在了穆斯林的刀口下。而实际上,将穆斯林设为敌人很可能只是基督教世界在文学作品中对自己的美化。在这场使圣骑士身死的战争中,查理曼的敌人其实是巴斯克人。在一些版本的传说中,杀死骑士罗兰的,正是尚值少年的伊尼哥。

  1530年左右的巴斯克战士

  ▼

20170628_144553_030

  直至十六世纪以前,尽管陆续被卡斯蒂尔王国(西班牙前身)吞并过一些土地,巴斯克人一直享有着独立的主权。

  十五世纪末,卡斯蒂尔女王伊莎贝拉一世和阿拉贡国王费迪南二世的联姻使两人得以共同统治绝大部分西班牙领土。这二位在哥伦布踏上新大陆的同一年又攻陷了穆斯林在西班牙的最后一处据点,为八百年的收复失地运动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伊莎贝拉一世和费迪南二世

  结婚照。。

  ▼

20170628_144553_032

  他们的后裔于1512年成为纳瓦尔国王后,成为西班牙全境唯一的君主,从而使西班牙全境政治达成统一,西班牙也从此走上了事业巅峰。

  通过战争与联姻

  我们最终统一了伊比利亚半岛

  (除了葡萄牙)

  ▼

20170628_144553_033

  西班牙是走上巅峰了,可是巴斯克人和加泰罗尼亚人却做出了主权上的牺牲。如果说之前的历史一直是在做铺垫的话,从这时起,问题开始逐渐成型。

  如今两地分离倾向的历史渊源

  两地还都是相当发达的地区

  ▼

20170628_144553_034

  巴斯克民族主义的兴起

  到了十九世纪,我们已完全看不到当年称霸整个蓝星海洋的西班牙帝国的身影。昔日的帝国到了二十世纪更是垂垂老矣,抱守着非洲几片贫瘠的残山剩水,完全不见列强的样子。

  西班牙在两场世界大战中保持了中立,这种中立可能也实属无奈,因为他们“另辟蹊径”地在大战期间打了一场内战。

  内战中,巴斯克人因为对自治权的诉求和意识形态上的相近,站在了左翼共和军的一方,和持西班牙民族主义的法西斯右翼集团在战场相见。

  站在左翼共和国阵营的巴斯克

  ▼

20170628_144553_035

  一场残酷的战争

  ▼

20170628_144553_036

  然而,此时伊比利亚半岛上已经不再只是骁勇善战就能赢得战争了。

  1937年4月26日,国民军的盟友纳粹德国发起了这场战争中最有名的军事行动——格尔尼卡大轰炸。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对不设防城市进行的地毯式轰炸。经过3小时的密集轰炸,西班牙北部巴斯克区的格尔尼卡被彻底摧毁,大量平民伤亡。

  ▼

20170628_144553_037

  彻。底。摧。毁。

  ▼

20170628_144553_038

  格尔尼卡对于巴斯克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古时,比斯开省的巴斯克人都有在大树下面召开议会的传统,后来各地分散的小议会被集中起来,统一在格尔尼卡的一个老橡树下举行。

  在16世纪以后,这棵橡树就成了比斯开省,乃至整个巴斯克人的民族传统的象征,格尔尼卡也成了巴斯克人重要的一个精神故乡。

  格尔尼卡大轰炸,便成为了巴斯克人的“国殇”。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就用破碎的意向,(kan)生(bu)动(dong)地描绘了巴斯克人民的苦难。

  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

  可以说是

  真(wan)的(quan)

  很(kan)生(bu)动(dong)

  欢迎艺术系的同学前排讲解

  ▼

  内战最终以佛朗哥领导的国民军胜利而告终。佛朗哥的法西斯政权上台后便实行白色恐怖和民粹主义。

  在这一时期,巴斯克人的政治组织被取缔,巴斯克文化和语言被禁止,不少巴斯克人因政治观点不同而被拷打甚至杀害。

  在整个佛朗哥统治时期,巴斯克民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反派佛朗哥上线

  ▼

20170628_144553_039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高压政策最终培养出了一批极端的巴斯克民族主义者——这便是我们在一开始提到的,在冷战时期令西欧人闻风丧胆的巴斯克恐怖组织“埃塔”(ETA)。

  压迫前&压迫后

  ▼

QQ截图20170628150540

  “埃塔”(ETA)是巴斯克语“Euzakadi Ta Azkatasun”的缩写,意为“巴斯克祖国与自由”,其目标是通过暴力斗争建立一个独立的社会主义巴斯克国家。

  在成立初期,他们以暗杀法西斯政府的秘密警察为目标,在巴斯克地区也算是深得民心。1979年前,33%的巴斯克民众认为埃塔是理想主义者,17.1%的民众视埃塔为爱国者,而只有5%的人视其为疯子。巴斯克民众在埃塔分子被搜捕时竭力帮助,往往使前来搜捕的西班牙警察陷入头疼的“人民战争”中。

  不错的logo设计会不会也有一定作用?

  ▼

20170628_144553_040

  法国政府认为埃塔是反抗佛朗哥独裁政权的进步组织,因此对其采取纵容态度。

  此外,由于埃塔信仰马克思主义,过去一直受到古巴、利比亚和黎巴嫩等国的资助,也受到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的庇护,并与其他左翼军事组织有很多联系。

  但从八十年代开始,埃塔渐渐走火入魔,将枪口瞄准了平民。截止2003年,已有339位平民死于埃塔的恐怖袭击。

20170628_144553_041

  从1979年到1989年的10年时间内,视埃塔为犯罪分子的民众比例从5%上升到18%;视埃塔为理想主义者的比例从33%降至18%;最重要的是,对埃塔持完全反对态度的人从23%增加至45%。

  除了其恐怖主义行径的原因外,西班牙的民主化进程也对缓和巴斯克冲突起了很大作用。

  1975年佛朗哥死后,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并没有像对佛朗哥保证的那样继续维持原有的政治体制,而是选择了向民主方向转型。

  庆祝1978年西班牙宪法修订

  的政治海报展览

  ▼

20170628_144553_042

  1978年通过了新宪法,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重新获得了自治权。

20170628_144553_034

  此时巴斯克民族主义者也分为了两派:

  一派是以巴斯克民族主义党(PNV)为代表的温和派,认同巴斯克自治区的地位;

  而另一派就是埃塔等激进组织,坚持继续斗争直至独立。

  ▼

  但是老百姓还是喜欢安安静静过日子,尤其是到了不再盛行理想主义的二十一世纪。随着西班牙国内对立局面的缓和和国际局势的变化,极端的埃塔渐渐失去了舆论支持,变得不得人心。

  终于,在2011年10月20日,埃塔以书面和录像方式宣布该组织将永久放弃武装斗争,并强调作出的是“明确、坚定且永久性放弃武装对抗的承诺”,同时要求西班牙和法国政府尽快与其开始直接对话。

  至此,让西班牙头疼了半个多世纪的巴斯克问题终于基本上画了句号(然而今年十月份加泰罗尼亚又要举行独立公投了。手动滑稽)。

  巴斯克人也将其卓越的战斗精神封存进了历史书中,成功转型为有文化,懂艺术的小清新民族。

  清新民族舞蹈演出的一角

  ▼

20170628_144553_043

  文字:三木,制图:孙绿

  来源: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最新资讯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