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打得曾国藩几乎投水的石达开,出走天京后为何败给了清军?

2018-01-02 14:52:38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251我要评论

[摘要]:石达开至少是太平天国最有军事才能的统帅之一,又深受将领士兵爱戴,最多时拥有十多万军队,为什么会失败?一个重要的原因和节点,是他返回太平天国起家的广西。

  太平天国杰出将领石达开出生于广西贵县。他少年时代便慷慨豪迈,十六岁加入拜上帝会,率领当地民众起义,到金田加入太平军。

  天京事变之后,由于遭到洪秀全猜忌,石达开毅然率军出走。他在五年内转战南方数省,最终败于四川。

  石达开至少是太平天国最有军事才能的统帅之一,又深受将领士兵爱戴,最多时拥有十多万军队,为什么会失败?一个重要的原因和节点,是他返回太平天国起家的广西。

  无奈的选择

  其实,石达开率军进入广西,是不得已而为之。

  脱离洪秀全后,石达开率十多万大军,在赣、浙、闽诸省游走。1859年春节,石达开在江西南安大会诸将,商议进取之策。最后确立了经两湖入蜀的战略目标。

  攻略四川,既可以打击清王朝的经济命脉,又可避免同天京政权发生冲突,而且当时四川清军还没有防备,可以说胜算很大。

  然而,在当年5月-8月的湖南宝庆之战中,石达开部久攻不克,最后仓促撤退。这是他离开天京后第一次重大的军事失利。为寻找一块喘息之地,只好率部进入清军兵力单薄的广西。

  当时广西的情况怎样呢?金田起义后,清军围追堵截太平军疲于奔命,守备空虚,各地起义趁势而起。从1851至1858年,各地义军攻下县城以上城池八十七座。其中势力最大的陈开部会党起义军,以浔州为中心建立大成国。

  早在进入湖南前,石达开就和大成国有过联络。此刻他回师广西,似乎大有可为。

  10月15日,石达开部占领广西庆远府,获取一个重要据点。庆远地处桂西北,远离清朝的统治中心,而且与大成国义军占领的柳州互为犄角。

  出走以来两年多,石达开部长期处于流动作战中。因此,他准备以庆远为据点休养生息。石达开分派部将平定周边村寨、征集粮草,同时每天练兵整军。情势暂时稳定下来。

  白龙洞诗会

  时间一晃就是半年。1860年3月,石达开的三十岁生日到了,部属纷纷为他祝寿,地方士人还赠送了寿联。在庆远,他度过了一生中难得的安逸时光。

  故乡春意激发了翼王的豪情雅兴。石达开处理政务闲暇之余,偕同部下文武,前往城郊北山白龙洞游赏。太平天国诸王中,石达开文化水平相对较高。在这里,他看到前人题下的诗句,感觉寓意高超,文采可观,顿时手痒,也赋诗一首:

  挺身登峻岭,举目照遥空。

  毁佛崇天帝,移民复古风。

  临军称将勇,玩洞羡诗雄。

  剑气冲星斗,文光射日虹。

  平心而论,虽然此诗谈不上多好,但还比较有气势,作者豪情万丈,雄心壮志跃然纸上,比起天王洪秀全的某些诗作,要高明不少。

  石达开部下见状,纷纷按原韵和诗,表达追随翼王打江山、创伟业的坚定意愿。石达开心情大悦,命令将诗句全部刻在石壁上。

  这就是太平天国历史上罕有的文化盛举——白龙洞诗会。

  军心离散,粮草难筹

  然而,就在石达开游山玩水、吟诗作赋之时,形势却在不断恶化。石达开部不仅没能实现休养生息的初衷,反而举步维艰,士气大挫。

  由于庆远府所属州县多为山区,土地贫瘠,再加上多年战乱,田地荒芜,严重缺粮。如今驻扎下十多万太平军,更加入不敷出。粮食问题成为石达开军的心腹大患。石达开只好把大量精力用于派兵征粮。

  不幸的是,征粮过程遭到地方团练的极大阻碍。太平天国起义前后,清政府为谋自救,大力提倡各地地主自办武装,用于镇压起义,甚至派中央大员回乡督办。曾国藩的湘军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当时广西州县中兴办团练的有约三分之二。团练兵丁都是本地人,作战灵活机动,军民难分;团练首领均由乡绅担任,他们为了保全身家性命,往往比清朝地方官更加顽固。

  石达开占领庆远后,当地团练武装纷纷坚壁清野,带着粮食躲进山寨,伺机劫杀太平军将士。

  在征收粮食的战斗中,太平军为了提高效率,往往化整为零。但这样做,更有利于熟悉地形、民情的团练,不利于太平军发挥大兵团作战的优势。

  比如,庆远德胜镇附近的牛岩山寨,经常袭击太平军小股部队,前后杀害二三百人。而集结大军逐个扫平山寨,又极耗费时间精力。

  1859年12月,石达开派了1万多人,次年元月才将牛岩寨啃下,结果只歼灭了五六百名团练。石达开当年打得曾国藩几乎投水的军事天赋,在这里全无用武之地。

  生活在缺粮的穷山恶水,每天从事打地鼠式的艰苦战斗,领袖又不能提出明确的战略方向,于是众多部属暗生异心。

  5月,精忠大柱国朱衣点在等六七十名将领,在石达开允许下率部队五万余人,返回江西,与李秀成部会合。洪秀全十分欢喜,给众将领加官进爵。

  回归“中央”后,朱衣点等为洗脱“分裂”嫌疑,向洪秀全上奏说,他们跟随石达开,原因为误信翼王奉有密诏,回广西招兵买马云云。

  这明显是胡说八道。朱衣点在白龙洞诗会时写下“从龙心已遂,逐鹿志犹雄”的诗句,足见他一度把石达开当作领袖,现在这样讲只是为了撇清干系。

  从根本上看,石达开军内有大量来自长江流域的新兵,早有思归之念,发生类似事件在所难免,并非个别将领的忠诚所能遏止。

  朱衣点等脱离后,石达开军主力锐减,前途更显黯淡。天京事变后,太平军内曾流传一首歌谣:“天父杀天兄,江山打不通。不如回家去,依旧做长工。”石达开部回到广西后,还真有将士对前途失去信心,回家“依旧做长工”去了。

  石达开本人也一副心灰意冷的态度。早在离开天京后发布的告示里,他就表示:“惟期成功后,予志在归林。”返回家乡后,也表现出归隐山林的情绪。然而,石达开这样一位声名卓着的义军领袖,清廷怎么可能允许他解甲归田呢?

  兵力越打越少,被迫入川

  太平军前后驻扎庆远八个月。当地不仅贫瘠缺粮,清军也逐渐逼近。石达开眼看庆远绝非久留之地,遂于1860年6月率主力撤离,试图到广西南部打下一片根据地。7月,石达开令部将赖裕新为先锋,经昆仑关等地进逼南宁。

  石达开军二万余人分别从东、西、北三门攻城。然而,清军守军凭借坚城,打退了多次攻击。相持一月后清方援军集结,赖裕新被迫放弃攻城。此役石军精锐损失严重,再加上此前的伤亡离散,曾经的十多万大军已经“十不存二”。

  也许很难理解,石达开为什么在老家越混越差了?事实上,尽管太平军高级将领许多是广西“老兄弟”,但基层士兵中三江两湖籍的数倍于广西人。这导致广大基层官兵并没有“打回老家”的亲切感,加速了部队的瓦解。

  如石达开的族弟石镇吉行军经过田州,下令不得骚扰百姓。有湖北籍先锋官顶风作案,藏匿当地土官之妻。石镇吉为严肃军纪将其处斩。结果竟导致两湖籍士兵军心不稳,纷纷传言主将袒护广西人,要将其刺杀。

  石镇吉惊慌下带亲兵千余人出走,结果在山路上遭到土司伏击,受伤被俘遇害,全军败亡。石达开就这么损失了一员大将。

  1861年年中,石达开终于打回贵县老家。部将劝他在这一带广招军队,寻机再起。

  然而,这一阶段清军已经掌握了广西战场主动权。石达开军成了强弩之末。据上林县志记载,石达开率军攻打当地团练村寨,竟然被一个举人募兵夜袭击败,辎重尽失。

  同年8月,清军镇压了陈开部义军,太平军又失去了一支盟军。所幸其余部三万余人投奔了石达开,他这才凑到四万多人马,率军准备离开广西。

  石达开率十多万大军返回广西,两年多里不但没能打开新局面,反而屡屡受挫,于人才、兵力、士气方面都受到严重打击。这自然是有其深刻原因的。

  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客观环境的变化。当时广西的起义斗争已经陷入低潮。经过十多年战火,反抗精神较强的早已被卷入,或者牺牲或者远征;余下的也被地主组织起来,成立团练武装对抗义军。

  太平军重回广西,已经不复当年一呼百应、揭竿而起的大好局面了。同时,由于社会生产受到严重破坏,石达开驻军地区粮食供应困难,甚至不得不与民争食,导致军民关系恶化。

  其次,石达开对于既定的入川战略,未能坚决执行,白白在广西耽误了两年时间。

  石达开刚进入广西、占领庆远时,清朝统治者相当不安。咸丰皇帝判断石达开将由贵州入川,如果这样,不仅四川危急,陕西、湖北也将震动。

  就在石达开回师广西之际,1859年10月,云南农民起义军数万人攻入四川,势力影响四川五十多个州县。次年他们还主动联络过石达开。然而石达开直到1862年才挥师入川,此时清军已经加强了四川防备,彻底压制了当地起义军。

  最后,石达开自己消极暧昧的态度,也加速了部队的离心倾向。

  他实际上已经脱离洪秀全,却始终拒绝打出自己的旗帜,依然遥奉太平天国正朔。这种做法,一方面使部将攀龙附凤的心愿得不到满足,大失人心;另一方面也不利于提升部队凝聚力。

  同时,他还经常表现出“归隐山林”这样的消极想法,令曾誓死追随的朱衣点等人为之寒心,最终脱离。统帅缺乏坚定的胆略和信念,部队斗志自然也随之低落。

  经历两年蹉跎,石达开终于回归原定的入川计划,取道昆仑关,沿广西与贵州边界北上,向四川进军。然而,此时不论石达开部的实力,还是四川清军的守备,都已今非昔比。

  此后,石达开四进四川,都不能建立起稳定的根据地,进退失据、兵疲粮尽。最终石达开牺牲自己以救三军,在成都被凌迟处死。

  作者:巴希尔

  来源:冷热军事史(ID:militaryhistory)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