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GE是美国版乐视

2017-07-28 10:57:25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77我要评论

[摘要]:乐视的步子太大了,最近扯着蛋,欠了供应链上的债主超过百亿的钱。这还如何搞生态?生态的前提是对基础设施和核心节点的垄断。


  互联网诞生之前,唯一出现过的生态级玩家,是诞生于光绪年间的一家美国公司——胆更大,心更狠,手更黑,江湖人称『核弹批发商』、『战争小魔王』、『能源大推手』。比贾老板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家生态公司——通用电气(以下简称GE)。

  国家和人一样:国运昂扬向上的时候,干什么都顺;不走运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把中美两国放在一起看,尤为明显。

  1874年是一个分野。

  这一年,全球GDP第一的清朝大Boss同治皇帝不在后宫好好鬼混,偏偏学各位皇亲国戚搞男同性恋。这种癖好自乾隆皇帝以降,在皇族圈子里一直时兴养。同治皇帝跑到八大胡同去『嫖娼』(找男宠),又没电,黑灯瞎火中瞎JB搞,19岁的年纪本该风华正茂,结果死于梅毒,实在是国家级丑闻,让他的生母慈禧无比郁闷。
  同治皇帝

  国运好就是不一样。还是同一年,大洋彼岸的一个臭屌丝——爱迪生开始了新的创业项目,并且一不小心就像乔布斯那样重新发明了灯泡,开创了整个电力工业时代、点亮了全世界,并成就了GE的前身(同治皇帝真的太背了,晚四年嫖娼就有灯泡了啊)。
  爱迪生

  如果用一个字来总结GE的历史,就是大写的『屌』。该公司在光绪年间正式成立,然后IPO,在民国初年就国际化,卖货到了中国。

  在科技进步的路上,除了棺材,GE什么都做过,从灯泡、飞机到核弹。

  在全球化的进程中,除了北极,GE到处都有生意,遍及一百多个国家。

  GE实在太过于家大业大了,前几年还流传着这样一个生态级的『笑话』:

  911事件中,两架由GE租赁的飞机,装载着GE生产的发动机,撞向了GE投资建造的两栋标志性大楼,大楼和飞机均在GE保险部门投保,现场的一切被GE公司旗下的NBC全国广播公司直播。

  仅仅家大业大还不算什么,领跑一百年的战略眼光和投资并购能力才是真厉害。

  从1896年道琼斯指数创立至今,GE是唯一幸存的上市公司;而且,GE几乎引领了每一个时代,从未落伍;GE几乎渗透到了每一个领域,从飞机引擎到导弹、核武器、医疗设备、可再生能源、石油天然气、能源互联、运输、金融等。

  生态首先需要垄断入口

  GE一诞生就是垄断企业,这样的起点和所有的创业公司都不同。这个得仰仗约翰摩根。19世纪后期,约翰摩根是美国金融界绝对的老大,实际江湖地位相当于中国的财政部和『国家队』——金融体系出大问题的时候,由他老人家出面召集兄弟们救火,给美国保驾护航。
  大佬约翰摩根

  临近暮年的大佬,挣钱已经没有意义,约翰摩根更喜欢改变世界。他投资了很多很多公司,包括世纪巨轮『泰坦尼克号』。对他而言,金融业都是纸上富贵,整合产业的成就感更大。而且,在1900年之前,确实没什么公司搞财务披露的。这意味着,压根不存在对手——他老人家利用银行家和投资人的信息优势,直接介入董事会,很轻松就成为那个时代最牛逼的产业操盘手和风险投资家。

  1878年,摩根老板看好电气行业,他觉得这是一个新世界的入口,于是出钱让爱迪生成立『爱迪生电灯公司』(GE的前身)。同时,他让爱迪生买下了直流电所有的技术专利,实现了在直流电领域的垄断。

  大玩家的思路,都是垄断的,或者说,生态的,呵呵。

  因为直流电对铜的需求较大,摩根干脆直接组建了铜矿公司,甚至试图控制非洲的橡胶——未来的电线需求会很大。

  但是,摩根慢慢感觉,刚愎自用的爱迪生技术路线完全错了。直流电根本玩不转,一英里就要建设一个发电站,成本完全hold不住。相比之下,西屋电气的交流电才是未来。

  摩根不和交流电做技术上的对抗,也不再与爱迪生争论,而是让爱迪生滚蛋,直接并购同行和对手。

  1889年,摩根主持了爱迪生通用电气和汤姆逊·休斯顿电气公司的合并,成立了GE,直接垄断了电器制造业,至少在灯泡市场,份额高达80%。然后在技术上全面抄袭交流电,份额上全面掌控定价权。

  最终在1907年,趁着金融危机,摩根收购了西屋电气,在电力领域一统江湖。自此,摩根掌握了交流电生意的核心入口,至少在美国,无人敢染指。随后,GE为了大家的用电需求,疯狂的创造各种电器设备,包括灯泡、冰箱、洗衣机、电风扇、音频广播、发电设备、输电设备,一锅端。

  这才叫搞生态:在具有网络效应的行业早期,垄断标准、技术和份额,实现对于基础设施的全面统治。

  生态还需无限杠杆

  1908年,摩根去世了,但是留给GE的并购DNA一直流淌在该公司的血液里。GE给自己加强了五重杠杆,并一直走到今天:

  1、金融杠杆

  1905年开始涉足金融业务,GE在1929至1933年的大萧条期间展开了今天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正式帮助消费者加杠杆——你买不起我的家电,可以『趣分期』啊;公司买不起我的飞机,可以租啊;买飞机怕撞了,可以买我的保险啊!巅峰时期,GE金融相当于美国小半个银行业。

  分期购物

  2、科技杠杆

  以航空业务为例,GE拥有航空业界可能最变态的研发链。它可以独自完成从概念、原理到实际系统。自己吹牛逼写的论文,可以变成真正的产品,不要借助外力,真正的从0到1,再到无穷大。GE是唯一一家年专利申请量进入美国前十位的制造业企业,你们感受一下。

  GE早年间的创新包括白炽灯、商用自动驾驶仪、大型计算机、操作系统,等等,太多了。
  3、政治杠杆

  由于起步早,地位无与伦比,GE在二战期间包揽了核弹的制造,地位一直延续到冷战结束的1990年代。每一天为国家制造五到六枚核弹也是醉了。

  GE也是乖孩子,常年通过K街向华盛顿送钱,近年来雄踞美国游说费用开支前三位。从90年代至今,有据可查的游说总费用高达3亿美元,其余捐赠另说。里根总统还上任之前,作为明星,还为GE代言。
  GE代言人里根总统

  4、认知杠杆

  GE非常注重品牌,不搞什么多品牌战略。从GE金融到GE发动机、GE发电机、GE灯泡,什么都是『GE』。

  为了好好宣传自己,GE不仅通过子公司RCA几乎独占了美国的无线电工业和广播网络,还染指电视工业,收购了NBC电视台,也就是今天的CNBC,地位相当于国内的央视。在海湾战争前后,电视台积极地鼓吹和报道,镜头里全是GE的导弹,以及帮忙销售战争狂热的退役将军(就像张召忠将军这种)。

  一场大仗下来,仅仅导弹就花掉100亿美元,这样的生意无比酸爽。

  5、全球化杠杆

  只有持续并购,才能长治久安。今天老摩根的遗产美国钢铁(NYSE:X)还是美国最大的企业,这是他晚年的大并购的结晶。GE深谙其中之道,一百多年来一直在鲸吞天地——从30年代的30多家工厂,到如今超过200家企业,整合了意大利、法国、德国、比利时、瑞士、英国、西班牙等国的主要电工企业。另外,GE不断在低谷整合新的行业,比如这次并购全球前三大油田服务商贝克休斯,让GE一举成为全球第二的油服巨头。

  生态还需不断进化

  所谓生态,一要看命,一百年前的入口和位置,恰好是电力工业的起步,以及能源网络的开始。那种位置和时点,完全无法重现;二要看天,工业时代,美国独大,繁荣昌盛五十年。如今的生态特别容易老化,做不到与时俱进,根本无法基业长青。

  今天的GE其实已经失去了对生态的掌控力,虽然稳稳守住了『航空工业』和『军工』这两个制造业皇冠,但错过了整个互联网,势能不断下滑,文化不断老化。该公司虽然在韦尔奇执掌的年份里非常辉煌,曾经连续十八年中,给予股东的年均回报率为24%,超越巴菲特,但是,过于依赖金融导致风险不断升高,急需自我革命:

 
 1、『产业+金融』模式被投资者抛弃

  那种金融与制造业混合体的形态,导致风险敞口过高。由于业务不单纯,导致大集团反而需要接受『集团化折价』(conglomerate discount)。更重要的是,像金融这种业务,年景好时盆满钵盈,遇上危机可就全完了: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一度占GE盈利半壁江山的GE Capital利润下降近三分之一,直接拉低公司当年盈利15个百分点。为保住公司的信用评级,防范出现融资问题,GE被巴菲特这个老狐狸占了大便宜——以高昂代价向其发行了30亿美元的优先股。

  2、新生态崛起,互联网企业吞噬制造业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GE将面对的不再只是罗克韦尔自动化(Rockwell Automation)、西门子(Siemens)以及联合技术(United Technologies)这些老对手了。亚马逊、思科、Google、IBM和微软等科技巨头以及一批创业公司,将从原先毫不相干的领域,向GE发起挑战。原因很简单:

  数据和分析的价值,已经超越设备本身。以廉价传感器、强大计算和智能软件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早就开始入侵工业领域了。

  以『想到,做到』为口号的GE,开始行动了。

  1、瘦身:从去年开始,GE启动了重组,包括回购多达500亿美元股票,在未来两年出售约300亿美元的地产资产,并剥离金融等业务。

  2、做软件:GE在加州圣拉蒙市成立了一个软件中心,打造一个工业级计算机操作系统,开源。

  3、抄底:近年来,传统行业遇上大麻烦了,真心需要『互联网+』,提升效率。GE有业务在其中,正好抄底,用钱买市场份额。GE有经验、有技术,正好大刀阔斧改造。
  『全球数字工业公司,创造由软件定义的机器,集互联、响应和预测之智,致力变革传统工业。』

  这是124岁的通用电气(以下简称GE)给自己的新定位。如今这个『老人』正忙着实现一个年轻梦:要做工业领域的Google,通过传感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GE希望带领传统工业完成进化,提升全球能源效率。

  『对于物理实体,全世界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我们会利用这种了解获得工业互联网最大的份额。』GE的CEO杰弗里·伊梅尔特如是说,他的愿景是让GE成为全球Top10的软件企业。

  『工业级计算机操作系统』,是杰弗里·伊梅尔特的『杀手锏』,GE推出了这个名为Predix操作系统,可以帮助各行各业的企业创建和开发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应用,并将一切接入云端,并提供资产性能管理和运营优化服务。

  如何获取用户?GE的手段依旧粗暴——直接并购。最近一次320亿美元的并购,GE将油气部门与贝克休斯合并,给新公司装上『工业互联网』这台引擎。

  目前石油巨头BP(英国石油公司)已经开始将其650座油井连入GE系统,每座油井安装20至30个传感器,收集压力、温度等数据,从而掌握开采流量,并预测油井寿命。接入GE系统后,每15秒,一座油井就会传输50万组数据。Predix对数据分析后,通过视觉化的方式呈现出来,向BP员工实时反馈,减少油井意外故障。要知道,如果一个油井因故停产,公司每周至少要损失30亿美元。
  今天的GE还是世界500强的Top30之列,也许用不了几年,我们将看到一个集中度更高、依靠技术驱动的顶级生态玩家,通过『工业互联网』战略,统领能源行业和多个行业,形成一个更牛逼的生态。

  真正的生态玩家是不写PPT的,他们用钱砸!

  作者:筹码君
   来源:筹码(ID:Chouma2016)


最新资讯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