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

2017-07-20 19:58:31 编辑:1041475896 来源: 浏览量:176我要评论

导语: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不要失去自己的方向,你认为什么是对的,千万不要因为外面的因素、舆论因素是怎么样的,你就去做一个决定。

最真诚相信的东西,往往就是最有力量的。

我相信什么?做企业到现在,我越来越感觉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不要失去自己的方向,你认为什么是对的,千万不要因为外面的因素、舆论因素是怎么样的,你就去做一个决定。

在追求“商业真理”的过程中,永远是要你自己去做决策,你永远是孤独的,这是没有办法的。这个“孤独”并不是说你不需要自己的团队,你的团队也是孤独的,总是要带着自己的船往前开。人面对未来并不是能够看得很清晰。

人为什么需要宗教,就是因为我们永远解决不了一个问题:我们不知道死后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科学没有办法解决,所谓的终极关怀只有宗教解决。

企业家该怎么做?该怎么样抵挡诱惑、克服贪婪与恐惧?讲到底你心里一定要有自己的价值观,一定要相信什么。

我们相信什么?一路走过来,就外部来说,这个好像说起来很“政治”。我们相信30年的改革开放政策会是稳定和长期的。

你要相信你这个企业只要自己没有犯错误,没有乱来,政府不会整你。很多人不信这一点,我们是信的。

很多人跟我说,企业做得再好,政府要整你,要你死是很容易。我当时就问他一句话,我做得好好的,政府为什么要让我死?这跟党的价值观不一致,跟改革开放的价值观不一致啊。

所以从大的方向上我一是相信中国的未来经济看好,二是相信党的改革开放政策。

我们四个人(创业团队),我们没有一个移民海外、拿海外护照的,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们对这片土地有信心。说起来这个相信好像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有多少企业家真正相信呢?不见得吧?

第二,对自己的企业,不管人家说什么,你对自己的企业健不健康要清楚:你有没有生癌症?我们进行“体检”。既是外部环境对我们的要求,同时也是我们对自己本身有信心。

如果你本身有癌症了,你说体检能帮忙吗?化疗能帮忙吗?都帮不了你的忙。很多人体检出癌症早期还能多活几年,但是总归你是绝症,你之前做了不该有的事情,不该有的决策,注定你要死亡,有的时候只是死亡期延缓了而已。

任何人必须要为你做的每一个决定付出代价。

很多人在做一个决定时候,他觉得付这个代价很情愿,但真让他负担这个代价的时候,他会说当时作这个决定是因为外面种种原因决定的。

哲学上有一句话很有道理:人是自由的,你必须要为你作为自由的人作出的决定负责任。

有些人只会说,企业在市场环境下,政府应该给他自由决策的权利,但是企业家要非常清楚,你做任何一个决定,都要为此负担责任,尤其是错误的决定。

不能说因为我是为别人着想、因为我是受到种种诱惑,所有的借口都是不对的,至少你可以决定不做。

企业的游戏规则非常简单,企业的游戏规则就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最多为股东、为员工、为相关利益者争取最大的利益。但有些企业很多时候会偏离这个游戏规则。

我们之所以敢“体检”,就是基于以上我的两个相信。

第一,我们相信自己是健康的,我们长期以来是规范的。如果不是规范的话,我敢透明吗?

第二,我相信党和政府。我相信党和政府不是说我跟某个人有特殊的关系,而是相信党整体的方向,经过了文革,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们终于找到了能带中国走上富裕的这条道路,这个方向没有人能够改变,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杂音,会有噪音,但是整体的方向是不会变的。

既然不会的话,我还顾虑什么呢?别人说我们惊涛骇浪走过来,我觉得自己一直很坦荡。坦荡并不是你装出来的,坦荡是来自内心的。

当你独处的时候,面对旷野一个人在独思的时候,你真的坦荡吗?你到底做了你不该做的事情没有?你所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推动社会的进步?

有些人很忙,但如果你的忙是跟整个社会的进步是背道而驰,你忙得再多你有什么价值呢?

当然,这里面有个社会机制的问题,一个好的社会机制一定是让每个人在为自己价值最大化的时候,也是推动社会价值最大化;一个不好的社会机制下,一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价值最大化,必须以破坏社会价值最大化为前提。

我相信我们社会会形成良性的机制,我们坚信自己企业的价值观和社会的价值观是一致的。我们的每一个商业决定,都是创造价值,而不是毁灭价值。如果你明明这个决定是毁灭价值的决定,还要说让社会为我的决定而负责,这就是不对的。

我另一个坚信的是,企业应该盈利,应该创造利润,企业不盈利没有生存和存在的必要。有社会意义而不盈利,那是社会公益机构做的事情。企业应该以盈利并为相关的利益者创造最大价值为目的。这是我们坚信的价值观。

只要你相信你做的每一个业务都是在创造价值,通过管理、投资、品牌在创造价值的话,这样的企业是有生命力的,即使有可能你的负债率会高一点或者会低一点,即使有时身体弱点,但那只是感冒,而不是癌症。

但如果你失去价值观,失去基本面,失去企业文化,你可能得的就是癌症。所以我们保持企业的健康,并不是我们不会伤风感冒,并不是我们不会经受一些风浪,但是那不是癌症。

很多人不谈这些的,只谈财技,讲来讲去看出我们很懂得财技,很懂资本市场,其实资本市场如果离开了我们企业含辛茹苦培养这些产业,含辛茹苦地去创造利润,含辛茹苦地一步步提升我们的管理,资本市场会认可你吗?不可能的。

还有一点是我们相信、别人也很难坚持的。我们是真的相信团队。有的人说自己非常注重团队合作。真的相信吗?不是。在碰到利益的时候,他真的有这种包容心吗?他真的为对方考虑吗?

中国有一句话,吃饭的时候嫌人多,干活的时候嫌人少。这怎么行?你不请大家一起吃饭,谁干活呢?你要跟整个团队,包括跟你的员工、跟社会要有利益的分享,用你创造的价值,为你的客户带来利益,你要时时想到不要让你的客户赔钱,要为他们创造价值。

“客户”可以是股票投资者,也可以是银行,也可以是购买你商品的人,买你房子的人。总而言之,要用我们最大的努力创造价值让大家分享。

很多东西都是表面的做秀,其实不需要做秀,你最真诚相信的东西,往往就是最有力量的。用心去换心,如果想用别的东西换,换不到。你应该用你的心换取大家共同的信任跟合作。

管理无定式。多元化或者专一化,我觉得没有一条路一定是对的,或者没有一条路一定是错的。我一直说,管理无定式。现在有所谓的“蓝海战略”,有各种说法。我觉得最简单的说法就是管理无定式。

如果出来一个商业模式,没有被人骂过,没有被人挑战过,到处都是喝彩,你自己也会觉得,那是瞎蒙。

管理无定式,指的是你一定是要根据已有的资源、已有的能力面对你的环境,找到一个最佳的、达到你目的的途径。这就是你的定式。

我说管理无定式是因为我反对贴标签。尤其是理论界思维能不能宽宏一点?能不能稍微理性一点?不要用贴标签的方式,不要用有罪推断的方式。

首先认定你是一类,然后根据这类的东西找特征,找出来之后,证明你就是这一类,这是整个民族的悲哀,整个理论界的悲哀。

理论界也要有基本的价值观,相信事实,相信深入研究,相信基本判断。这里面要多一份思考,多一份心平气和的讨论和评论。

我今年讲得最多就是宽容,舆论要对企业宽容一点,当然我自己也要对说我们不好的人宽容一点。因为有那么多人关心我们,有那么多人对我们质疑,对保持我们良性发展有好处。

我觉得我们没有受到这种质疑太大的损害,但是我觉得这种做法对更多的企业是有损害的,从社会的角度来说是不幸的。

一方面我们呼吁媒体更宽容,理论界不要贴标签,呼吁大家营造创新和创造的环境。另一方面我也不相信任何企业的倒下仅仅是外面刮了一阵风,下了一场雨,仅仅是某一篇文章说了怎么样它就倒下了,根本上还是它基本面的问题。

其实大部分我尊敬的企业,无论是在宏观调控下,还是在碰到问题时候,都没有被淘汰。可能在技巧层面上的很多事情,非常好做,但是如果你恰恰是基本价值观和原则上走错了,这是癌症,这是救不了的。 (郭广昌)

注:本文选自和君咨询丛书《气质》,王明夫主编,中信出版社,2013年版。原文发表于2014年7月01日《中国企业家》杂志。


最新资讯

分类信息更多>>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