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的千亿富豪和他奋战的下半场

2018-10-31 17:16:23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04我要评论

摘要: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他说自己依然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清华大学,他则勉励师生和自勉:“撸起袖子加油干。”

“我们这一代人对‘国家’这两个字的理解是从贫穷、落后、苦难、屈辱开始的。”


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他说自己依然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清华大学,他则勉励师生和自勉:“撸起袖子加油干。”


1


10月25日,清华大学。


90岁的香港企业家、嘉华集团主席吕志和宣布——捐资2亿人民币,支持兴建清华大学生物医学馆两座全新大楼,助力其生命科学、医学及药学的研究与创新可持续发展。


为表感谢与纪念,清华大学将两座新大楼冠名为“吕志和楼”。


此次捐赠,将直接惠及清华大学医学院、药学院、生命科学学院的发展,而这三所学院都对引领中国医药及生命健康领域的创新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捐赠拟建的生物医学馆将以生命科学学院为主要使用单位,为生命科学、医学、药学及交叉学科提供教学科研场所,并容纳北京市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国家蛋白质科学中心、清华新药创制中心、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所等科研机构。



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教授在签约仪式上表示:两座楼的投入使用必将为清华大学医学学科发展奠定重要基础,为清华大学医学迈向世界一流提供强而有力的支撑。


4个月前,吕志和捐赠1.2亿人民币予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成立“吕志和生命科学学院基金”,支持兴建的北京大学生命科学科研大楼(吕志和楼),也已正式投入使用。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是北京大学前沿交叉研究领域的重要阵地,也是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综合实力最强的科研机构之一。


学院院长吴虹教授在“吕志和楼”落成仪式上表示:“吕志和楼的兴建将支持北大生命科学学院引领未来中国乃至世界的生命科学发展,造福人类。”


助力中国的生命科技研究迈向世界一流,引领未来发展,也正是吕志和的目标。


他说:“生命科学是本世纪最重要的综合性学科领域之一,整体而言,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还有一点距离,这使我有更大的动力和使命支持生命科学的研究,这也是我特别关注医药和生命科学领域的原因。”


这两笔捐款,也是吕志和截至捐款之时在支持教育事业上的最大单笔捐赠。他说:


“中国有14亿人口,而且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我们要迎头赶上。”


2


让中国迎头赶上,是吕志和这一代企业家一生藏于内心的期待。


“我们这一代人对‘国家’这两个字的理解是从贫穷、落后、苦难、屈辱开始的。记得刚懂事不久,我就在被日本侵略的悲惨中向大人们提问,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会这样被人家欺负?那时候听到的答案,教我毕生难忘:因为中国人是文盲,受人欺负。”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演讲中,吕志和都谈到他们这一代人对国家和民族的特殊感情,并落泪哽咽。希望中国不再落后,不再受人欺负,也激励和鼓舞着他们一生的奋斗。


祖籍广东江门的吕志和出生殷实之家,五岁时随家人逃难香港。念书到初一时,就在动荡时局中结束学业开始自谋生计,后于上世纪50年代创立嘉华集团,也成为香港从满目疮痍走向世界都会的全程参与者与开创者,成为港商参与中国内地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领路人。



任何一家成功的企业、一位成功企业家都是时代机会造就的产物。吕志和也不例外。超过一个甲子的奋斗历程里,他踏准了时代机会的大节拍持续创新奋斗,也成了跨时代的赢家。


即便在充满传奇的一代香港企业家中,吕志和也显得非常特殊:12、13岁即创业的他,是他们中最早做老板的人,是最年轻的百万富翁;84岁问鼎亚洲第二富豪高位的他,也是他们中做老板时间最长,最大器晚成,80岁高龄还能开创世界性骄人业绩的人。


在香港基础建设最蓬勃的时期,吕志和从建筑机械贸易一直做到石矿建材业,赢得“石矿大王”的美誉,为香港的城市建设及各项大型基建提供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建材。


在香港尚以制造贸易为主的时代,吕志和就前瞻到香港将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的前景,并在一片滩涂上修建了当时香港最高水准之一的五星级酒店,成为本地酒店业的领军人。之后他又进入内地,以及美国等海外市场投资,成为美国第十二大酒店业主。


2002年,73岁的吕志和以一套宏伟计划进军博彩业开放之后的澳门并成立银河娱乐,然后用10余年时间成为澳门最大的旅游休闲及博彩娱乐业者。其澳门银河如今拥有6座世界级五星级酒店,以及多姿多彩的休闲旅游娱乐及餐饮购物配套且经营卓越,是澳门向旅游休闲娱乐之都转型的成功象征。


在2018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吕志和以190亿美元净资产位列第三。在澳门市场繁荣的2014年,吕志和还以221亿美元的身家位居过《福布斯》富豪榜亚洲第二的高位。


从哀鸿遍野中苟且偷生的小亡国奴到世界级的大企业家,回顾一路走来,吕志和最为感怀的不是自己的筚路蓝缕,而是国家和民族今日成就的来之不易以及因此带给自己的机会。


吕志和曾开宗明义地说,自己并不认同“企业家最大及唯一的责任就是赚钱,企业的责任就是帮助股东挣钱”的观点。在他的字典里,成功和分享,都是个人和企业的重要意义。因循于此,他推动嘉华集团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在“无商不艰”的风雨挑战里,尽最大可能获得成功并与社会分享果实,以善言和善行赢得肯定、信任与尊敬。



“你无法想象,自己会在一个动荡的社会获得持续的商业成功。因而,企业家贡献于推动社会的整体进步,既可以说是造福他人,也更事关自身的根本利益。”


时代和社会的需要,既指引和鼓舞了吕志和的奋斗方向,也是他在奋斗有成后去承担社会责任,在更高层面成就社会和自己的指引。


贯穿其中的也同样是:中国要迎头赶上。


支持教育事业,是吕志和让中国迎头赶上的重中之重。


吕志和至今已在中国内地累计支持兴建122所希望小学、中学,捐助支持10多所高校。北大、清华、上海交通大学、南京大学之外,他还是家乡五邑大学的主要捐赠人并曾出任校董事会董事长,是上海复旦大学的长期支持者和第一至五届校董。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澳门大学,以至斯坦福大学、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康克迪亚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也都有他的捐赠和支持。


企业经营中强调创新的吕志和,也强调在公益慈善上通过创新贡献独特价值。


1980年代进入酒店业后,吕志和洞悉到中国发展酒店旅游业的人才不足,于是创立香港酒店业主联会并担任主席,投入到对未来的栽培中:资助并长期支持香港理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兴办酒店及旅游业管理学院,同时推动了一系列围绕酒店经营管理素质提升的工程。


如今,香港酒店业主联会已成为业内最大的行业组织,旗下会员酒店拥有的房间数目已占全港房间总数约90%以上。香港理工大学的酒店及旅游业管理学院已是全球最知名的酒店及旅游院系,曾在《全球酒店及旅游课程百强排行榜》研究报告中获得全球第二的成绩。


2012年7月1日,吕志和获得香港特区政府颁授“大紫荆勋章”(Grand Bauhinia Medal,简称GBM),是香港政府授予公民的最高级别荣誉奖章。


但香港政府表彰的并不是他的商业成就,而是他对社会的卓著贡献,对慈善事业,尤其是对教育事业的贡献。


3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今年热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也让我国在医药健康领域的尴尬显露于世人面前。


正如吕志和所说,“生命科学是本世纪最重要的综合性学科领域之一,整体而言,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还有一点距离。”


而且,他的话说得算是非常客气。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包括在人民健康提升领域。但相对发达国家,中国在医药健康、生命科学领域,尤其在创新科研方面,依然相当的落后,甚至比半导体的落后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更迫切需要改变。因为,这直接关乎每个人的生命。


至今为止,在西药主导的世界市场上,中国还没有一款真正畅销世界的原创药物,也没有一家真正的世界性医药公司,甚至,中国所有医药企业一年的研发投入还不如辉瑞一家多。在重大疾病领域,中国缺少真正的原创新药,也是导致《我不是药神》之尴尬的根本。


而现在,当医药创新转移到生物医药为核心,生命科学进入先进信息技术与传统医学交叉融合的新赛道,当中国的经济实力和本国市场的蓬勃,以及整体科技水平发展到新的阶段,中国在医药和生命科学领域也面临着崭新的机会,而且越来越有希望迎头赶上了。


国家在为之努力,企业在为之努力,学术界在为之努力。其中,学术界的努力则是引领整体前进的火车头。但这个火车头需要各界的支持,尤其是经费支持。因为这些领域的创新都需要大量的投入。投入不够,也是长期制约中国在此领域进步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吕志和看到了趋势,也看到了需要,于是不断刷新个人给高校的捐款纪录,并将捐款集中到了这一前沿又重要的领域:希望以此改善14亿同胞的生命健康,甚至造福更广的人群。


这种集中,也是慈善家吕志和对慈善事业的创新与升级。



“我们总是希望能让捐助恰到好处,而且到关键处产生更关键的效用。现在,国家对基础教育的支持已经足够,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好,社会保障制度和体系也越来越完善,所以我们也需要改变服务社会的方式,到更需要的地方继续去贡献一点点力量。”


靠着对慈善方式的创新升级,没到内地投资就到内地资助的吕志和,把对教育事业的支持从希望小学做到清华北大,从扫除文盲做到生命健康,但他对慈善的更大创新和升级还不在此。


4


转到专业慈善的道路后,吕志和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如何让自己的慈善事业更加切合社会的需要去填补空白,雪中送炭,去发挥差异化价值,并且像商业经营一样可持续发展。


他看到物质的丰富与科技的发达为个人与社会带来福祉,也看到过度追求物质与科技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资源短缺、生态破坏、阶层分化、群体焦虑、族群对立、政治纷争,甚至战争这一系列的不和谐与危机,都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日益严峻的挑战。”


吕志和说,这些问题的克服与化解,要靠继续创新科技与发展经济,但更关键的,是要加强对创造与发展方式的探讨,尤其是加强对精神道德、社会秩序、自然生态的关照。


在各种公开场合,吕志和都不忘强调,培育社会道德和可持续观念的重要。


多年前,他在清华发表演讲时就呼吁:不仅要有在专业领域的“硬知识”,还要具备为国家与社会服务的健全品格和“软实力”。


今年在北大、清华演讲,他也都强调:“重视科技与物质的创造,也要重视人文与道德的建设;重视对生理健康的呵护,也要重视心灵与价值观的培养。科技和物质愈发达,愈要加深对于人文道德的探讨,使其发挥在助益人类美好生活的正轨之上。”


有鉴于此,专注到慈善事业的吕志和将推动精神文明和可持续发展作为自己的新使命,并创新出一项新的可持续公益慈善工程——


于2015年捐赠20亿元港币,超越种族、宗教、国别等边界,设立了面向世界的“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下称吕志和奖)。



“吕志和奖”以事关人类长远命运的三大核心议题设立三大奖项:持续发展奖、人类福祉奖、正能量奖,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各领域的标杆,对其事迹精神予以褒奖和宣扬。其每个类别奖项的获奖者可获得2,000万港元(比诺贝尔奖还要高出超过百万美元)的奖金。


特别强调对高尚道德和社会正能量的褒奖,特别注重对“推己及人、坚毅不屈、和而不同”等中国传统价值观的全球推广,希望让中国和谐友善的传统价值观在现代人类社会的文明过程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是“吕志和奖”特别的地方,也是吕志和的创新所在。


创新的根源,也是来自他对国家发展和时代需求的洞察。


首先是,中国已经重返世界舞台并且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世界性的成就,也应该在慈善领域有世界性的目光和作为。”


其次是,虽然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奖项,但还没有一个面向全世界,以强调正能量价值观和可持续发展为核心议题的奖项。



这一看似宏大但与每个人休戚相关的工程,也吸引到中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华,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世界银行前行长詹姆斯·沃尔芬森,以及剑桥大学默德林学院院长罗云·道格拉斯·威廉斯的支持,并应邀出任了奖项理事会委员。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刘遵义、牛津大学前校长科林·卢卡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奖者莫言、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前校长海瑟尔·门罗·布鲁姆、图灵奖首位华人得主、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以及伯克莱加州大学校长高级中国顾问叶文心,则出任了奖项推荐委员会委员。


至今,“吕志和奖”举行至第三届。“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全球可再生能源推动者汉斯-约瑟夫·费尔、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印度伯乐林教育基金会、联合国世界气象组织等获得奖项。


让吕志和尤其自豪的是,奖项的绝大多数获奖者都将所获奖金继续用于了所从事的事业。如,解振华就将其所获“吕志和奖”2000万港币奖金全部捐赠给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设立了“全球气候变化和绿色发展基金”,并成立了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



在致谢吕志和此次捐赠时,清华大学校长邱勇还因此特别赞许吕志和,是在致力于解决中国和世界所面临的关键性问题,“这也是清华大学的使命,所以我们与吕博士是同道人。”


在此前北大“吕志和楼”的捐赠仪式上,应邀发表演讲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也认为,“吕志和奖”的构想和理念的落实,不但对中国,也对全世界人类文明的发展都有积极的意义,这是我们中国人对世界责任的承担,对人类社会的一个贡献。


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反全球化声音不断,中国却必须加速融入世界的背景下,这个对世界责任的承担,人类社会的贡献,也让“吕志和奖”在新时代有了更为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这也是吕志和希望的另一个“让中国迎头赶上”。


“世界已经看到中国在经济与科技方面的巨大进步,但对我们的现代文明和责任承担似乎并不那么恭维,所以,我希望透过‘吕志和奖’能为中国在这方面扮演一个角色,让国际上知道我们对世界的关心和承担。”


这样的宏大的志愿,让吕志和压力很大,也奔波操劳不停。


但他信心坚定,奋战并享受其中,相信这个世界会更好: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刻,也不会放弃努力和希望;即使是最对立的矛盾和冲突,也总能用爱与无私去化解。


在北大的演讲中,他说自己依然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清华大学,他则直接勉励师生和自勉:“撸起袖子加油干。”


文章转载自华商韬略(ID:hstl8888),禁止私自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华商韬略授权。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