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赚千亿到卧轨自杀,资本不相信眼泪

2018-07-05 16:03:33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11我要评论

摘要:做投资,最好是从别人犯的错误里吸取教训。

一笔投资亏掉亿万美元是什么感受?


首先,你得有一亿美元。


赌业巨富、PE大神、对冲基金之王、页岩气之王…这些代价昂贵的教训,都发生在顶级投资家身上,每个都值得拿出来仔细研究一番。


做投资,最好是从别人犯的错误里吸取教训。


“页岩气之王” 亏掉股份被逐出公司,横尸街头

切萨皮克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


NBA雷霆队老板,奥布里·麦克伦登


麦克伦登曾被福布斯评为美国最胆大的亿万富翁。他白手起家,以5万美元创办公司,在2008年时个人身家高达30亿美元。


他创办的切萨匹克能源公司成为全美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仅次于行业巨头埃克森美孚,改变了美国页岩气行业。


他还和朋友合伙买下NBA球队“西雅图超音速队”,将全队搬迁到他所在的城市,更名为俄克拉荷马雷霆队。


麦克伦登对自己的切萨皮克公司非常有信心,不断买入股票,并且不惜动用高杠杆。他的融资手段之一,是用股票做抵押,每3美元股票借1美元贷款。


但是随着2008年9月开始天然气价格跳水、股票暴跌,麦克伦登的抵押品大幅缩水。麦克伦登接到华尔街追加保证金通知,被迫卖掉了几乎所有他持有的切萨匹克能源公司的股票,净亏20亿美元,这占到他资产的2/3。


2013年1月,切萨皮克董事局赶走了麦克伦登,这位曾被评为美国年度最佳的总裁,不得不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自己23年前创建的公司。


2016年3月,麦克伦登被指控非法采购石油以及操纵天然气的招标等罪名。离奇的是,一天之后,他开车超速,撞向了高速公路的水泥墙,当场身亡。


新闻报道,“不排除畏罪自杀可能”,但这都不重要了。


切萨皮克能源股价走势(2008年)


拉斯维加斯的设计师,开“车”翻了


美国赌业巨富柯克•克科里安


克科里安是美国赌业巨富以及米高梅最大的股东。八年级中途辍学,先后成为业余拳击手、二战时的战斗机飞行员,曾先后创建过飞机租赁公司,三次收购并出售米高梅电影公司,并坐拥西城赌场、米高梅大酒店等。


克科里安被称为是拉斯维加斯的“设计师”,他将其最终打造成为世界一流旅游胜地。


2015年,克科里安逝世的时候大约有40亿美元财产。


克科里安非常喜欢汽车,也喜欢买汽车公司股票,并有4次重要投资。


1990-1995年,他通过投资克莱斯勒,赚了27亿美元。


2005年,他成为通用汽车的最大股东,但因为董事会拒绝按照他想要的方向改变,他清仓退出,稍微赚了点股息钱。


2007年,克科里安试图再次收购克莱斯勒,但在竞价中输给一家PE。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躲过了金融危机中克莱斯勒、通用汽车的破产。


然而……


2008年4月到6月间,克科里安又瞄上了汽车公司,他花了10亿美元,占股6.43%,成为福特公司的最大个人股东。


但之后因为业绩不佳和金融危机,福特股票大幅跳水,而克科里安因为本身的债务问题,不得不卖掉股票,在2008年10月-12月,克科里安清仓了福特股票,损失7-8亿美元。


福特汽车股价走势(2008年4月至12月)


PE界大神在最熟悉的公司上亏13.5亿美元

德克萨斯太平洋投资集团(TPG)


联合创始人 大卫• 邦德曼


TPG(德太投资)是世界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目前管理超过500亿美元的资产,被称为PE界神一般的存在。相较于竞争对手黑石、凯雷和KKR,TPG在中国的知名度稍显逊色。


但这并不影响TPG及邦德曼在业界的地位,其创造的一年1010亿美元(2006年)的并购交易量纪录,迄今仍无人能及。深发展、联想集团等投资案例也让TPG在中国成为真正的赢家。


收购陷入困境的企业,一向是大卫·邦德曼的拿手好戏,何况他对于华盛顿互助银行十分熟悉,当初让他一战成名的美国储蓄银行并购案,正是卖给了华盛顿互惠银行,他还曾在这家银行担任董事,并与CEO是多年好友。


2008年4月,TPG投资13.5亿美元,联合其他投资方,以总金额70亿美元入股华盛顿互惠银行。9月,华盛顿互助银行“由于资金流动性不足,无法履行债务”,被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接管,5个月内TPG的13.5亿美元化为灰烬。


这恐怕是私募基金业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一笔交易,也入选了美国《时代周刊》评出的2008年度十大最糟糕交易。

年度最佳对冲基金领奖后1个月破产,亏179亿美元

培洛顿合伙公司创始人


杰夫·格兰特和罗恩·贝勒


培洛顿公司由杰夫·格兰特和罗恩·贝勒于2005年联合创建,是2007年业绩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收益率超过80%。2008年1月培洛顿公司在一个隆重的欧洲对冲基金颁奖礼上获得了两项权威大奖。然而1个月后,这家公司就破产了。


培洛顿公司成立了一个ABS基金,主要标的是美国房地产市场抵押贷款证券,策略是做多高信用证券、做空低信用证券。这一策略在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因为做空部分赚的金盆满盈。


然而,之后ABS做多头寸遭遇次贷危机的严重打击,同时,因为ABS基金像培洛顿通常的做法一样,运用了大约9倍的财务杠杆。


此后,交易便朝着当初设想的相反方向不断发展,银行要求追加保证金。公司因此流动性耗尽,以投机者的结局告终,“数日之内”就损失掉了170亿美元。


华尔街最著名对冲基金经理“接飞刀”,玩脱了

华尔街对冲基金大佬 比尔·阿克曼


最为知名的对冲基金活跃管理人之一。作为潘兴广场(Pershing Square)管理基金的创始人及CEO,曾荣登2014年全球百家大型对冲基金年度排行榜榜首。


过去数年间,其做空对象曾包括康宝莱、艾尔建制药、塔吉特百货、麦当劳、美国第三大汉堡连锁店温蒂汉堡、美国第二大传统图书零售商鲍德斯集团等。


近两年比较著名的案例是,做多Valeant药业、做空康宝莱,均惨遭失败。目前,管理资产规模为82亿美元,远低于2015年7月200亿美元的高峰。他还曾是最大的人民币空头之一。


进入21世纪,传统零售商被电商打得节节败退,此时再大笔投资,不仅有价值发现的功效,也颇有些为了“传统”两肋插刀的意味。


在亚马逊出现之前,巴诺书店和鲍德斯集团垄断了美国的图书零售市场。但亚马逊出现后,事情就不一样了。


2008-2009,潘兴广场不信这个邪,接下了飞刀,逐步买入了鲍德斯1/3的股权,平均每股10美元,并通过维权投资者惯用的伎俩,改变公司管理层和战略方向去影响投资标的。


但最终,这家公司仍然避免不了破产清算的命运,投资者血本无归。


与索罗斯齐名的“传奇投资者”却被跳梁小丑骗了


欧米加顾问公司创始人 利昂• 库珀曼


在美国对冲基金界,利昂·库珀曼享受“传奇投资者”的声誉。他于1991年创立的对冲基金——欧米茄顾问公司,曾与朱利安罗伯逊的老虎基金、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以及梅里韦瑟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并称国际四大对冲基金。


而后三者则因为各种原因,先后关闭,只有欧米茄挺立至今。


新兴市场是非常危险的投资地区,有时候,努力了半天赚到的利润,会全部被骗子卷走。像库珀曼这样最诚实、最博学、最慎重以及最精明的投资家,就是这样在新兴市场上一败涂地的。


在外号为“布拉格海盗”的捷克人维克多·柯泽尼和自己手下的投资经理同谋诱骗下,库珀曼去买了阿塞拜疆的超大型国企油厂的期权。


事实上,库珀曼付出每股25美元的价格,柯泽尼只花了不到每股1美元。最终,库珀曼的投资经理被捕,但柯泽尼却在与美国没有引渡协议的巴哈马逍遥自在。


德国经济“教父”做空大众栽跟头,卧轨自杀

德国第五大富翁 阿道夫·默克尔


阿道夫·默克尔(这名字好霸气,又译“默克勒”)是全世界最富的商人之一,他的企业包括制药公司和海德堡水泥公司。


默克勒其貌不扬、生活朴素、为人低调,集中体现了德国家族企业家精明踏实的品质,一度被称为德国工业精神的“象征”、德国战后经济腾飞期间的伟大“教父”之一。


2006年,默克尔财富为115亿美元,在福布斯世界富豪排行榜上位列第36位,德国第3。 2007年财富为128亿美元,全球第44、德国第4。


2008年,缩水到92亿美元,但仍然名列全球第94位,德国第5。


曾经保守的实业家默克尔,却戏剧性地栽在了高杠杆投资上。


2008年10月,因为不看好汽车业在金融危机后的前途,默克尔大举做空大众汽车普通股,不料,他遇上了史诗级的保时捷-大众收购案。


11月27日,大众的股票出现了空头轧平、一路狂飙,从200欧元升至1005欧元,这使默克尔家族损失惨重。


同时因为家族企业欠债过多(上百亿欧元),无法按期偿还债务,银行家们又没有给足够的信贷支持,2009年1月,74岁的在疾驶而来的火车前跳下站台,自杀身亡,离他自己的豪宅仅几百米之远。


不凋花凋谢:6周赚12亿,然后5个月亏百亿


马奥尼斯是可转换债券套利的专家,2000年用6亿美元创立了不凋花基金(Amaranth),意味永不凋谢的花朵,最辉煌的记录是6个星期赚了12亿美元。


明星交易员布莱恩·亨特2004年加入不凋花,2005年在天然气期货交易上有过辉煌战绩,马奥尼斯因此非常信任亨特。2006年,不凋花加大了在天然气期货上的投资力度,4月,亨特在6周时间内帮公司赚取了12亿美元的利润。


但随后能源市场风云突变,不凋花之前的利润损失殆尽。此时,不凋花一半以上的资产都押宝在能源交易上。由于风险过于集中,巨额亏损排山倒海而来。


2006年9月,不凋花公司因为巨量投机天然气期货亏损92.5亿美元而宣告破产,成为全球商品期货市场及对冲基金行业史上最大一起投机亏损事件。不凋花终于凋谢了。


从这些亿万美元的投资错误中,可以得到那些教训呢?


1、不懂而做,投资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还记得那位卧轨自杀的德国亿万富翁吗?一向保守做实业的他,却死在了高杠杆做空上。


赌业大亨克科里安最擅长的还是娱乐业,虽然他多次下重注在汽车业上,其实是高估了自己对该行业的判断力。


比尔·阿克曼在零售业的投资业绩可谓惨淡,除了这里提到的鲍德斯、塔吉特,他还重仓投过美国百货巨头彭尼(J.C.Penny),也是一败涂地。


与索罗斯量子基金齐名的欧米茄公司,则是在远隔万里、完全黑箱的阿塞拜疆石油厂上赌输了一大笔。


看懂一个行业一个公司好难,你还指望自己能涉猎遍全天下的好公司、好股票吗?不如就画一个小小的能力圈,守在里边。


2、过度自信、路径依赖、盈亏同源


不凋花基金在短短6周内赚到12亿美元,在随后的5个月里就亏掉近百亿。培洛顿公司2007年赚了80%以上,获得年度最佳对冲基金,但随后1个月就破产,几天之内亏掉179亿美元。


这两个基金相似之处是,都是通过对冲交易高风险高杠杆的金融衍生产品,去博取高收益。跟历史上著名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非常类似。


虽然本身策略有其合理之处,但经过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杠杆放大后,就完全是赌大小的游戏了。


当你赚了很多钱的时候,你一定要搞清楚,是能力还是运气?否则,那些让你赚得盆满钵满的,也可能让你倾家荡产。


3、轻信、依赖别人


欧米加顾问公司、不凋花基金,都轻信了投资经理和外部人士给出的美梦,却忘了,如果好得不像真的,那它们很可能确实不是真的。


投资是件严肃认真的事,只有自己才会对自己的钱最负责任,理性独立的判断是必要条件。如果你选择相信别人,至少先确保你托付的是值得信赖的人。


4、难以应付极端情况


不难发现,这10个案例中,大多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爆发的,其他几个也都是在极端情况下爆仓的。


为什么正常情况下暴赚的策略,会在极端情况下爆炸?


价值投资大师普泽纳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不管什么时候,当你听到“这次不一样”这句话时,你都应该紧紧守住自己的钱包,因为“这次”不是。


“这次不一样”被称为是金融史上最昂贵的一句话,太多人为此付出了昂贵的学费。


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因为坚信历史会重复出现的普泽纳在金融股上损失了大笔财富,他觉得这句话要改改,“‘这次不一样’很少应验,但也可能应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每次都有不同的轨迹。要防止极端事件(或者所谓“黑天鹅”)打击,留好安全边际,别上杠杆,活下来比一夜暴富重要得多。


5、使用衍生品,卖空或高杠杆


在1929年美国股灾之时,一位投资者接到经纪人的电话——


“你刚刚亏了一万美元。”


“亏了一万美元?我甚至都没有过一万美元啊!”


原因就在于杠杆。


杠杆当然可以让你的收益扩大化,但别忘了双刃剑的另外一头,它也可以让你的损失放大。


市场短期的走势难以预测,即使你判断对了长期趋势,也可能在正义到达之前死掉。


对于卖空和高杠杆的投资者来说,时间不站在他们这边。市场保持非理性的时间,总是长于你期待的时间,而黎明前是最黑暗的。


总结一下:


你不能依赖别人,还不能过于相信自己;


你不懂不做,却又要记得盈亏同源,避免路径依赖;


你想超越市场,但不能用衍生品上杠杆;


你进市场本来是想赚钱的,最重要的原则却是只要活下来就好。


看似有些矛盾的原则,其实是辩证统一的。理念很简单,实践却不容易。


列个错误清单,每每去自省,尤其是做出买卖的决定前,问问自己有没有犯错。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