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康波已死,人生发财还看小趋势

2019-02-18 17:03:25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250我要评论

摘要:小趋势就像基因的突变,一个刚开始压根微不足道的变异,最后带来了一个种群的空前强大。在必须依赖自己进行创新的时代,是小趋势决定了大趋势。

时序走到2019年,“工程师红利”这个最先兴起于经济分析领域的词汇终于被普罗大众所知晓。


人们热切的谈论着我们国家的工程师红利以及他所能带来的更长久的经济增长动力。


工程师兄弟很兴奋,身边的工程师朋友很自豪的跟我讲,你看,我都成红利了,多么骄傲。


瞬间令我想起了帕瓦罗蒂,不,应该是戴玉强老师的男高音 ——


啊,多么辉煌......



然而,遗憾的是,我必须诚实的告诉我的朋友,红利并不是一个骄傲而辉煌的词。


1


“××红利”更接地气的说法是××成本低。


比如人口红利,就是人口成本低,流量红利就是流量成本低,而工程师红利,理所当然的,他的意思就是,工程师成本低。


所以你看这两年我们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了,那就是中国的人口成本,劳动力成本不低了。


中国的流量红利消失了,那就是流量成本基本上和开个线下店差不多了。


红利消失,成本不低了,承担成本的对象就会赚到钱。


人口红利没了,农民工工资大幅上涨,你现在家里想要砸个墙,大锤100,小锤80,砸一下午砸完,一个白领半个月的工资没了。



流量红利没了,流量主大把赚钱,腾讯依托微信流量搞了个王者荣耀,每天把健林王的小目标实现一遍。小米还酸溜溜的说,要是当年我们的米聊做起来了,我们也王者荣耀,谁会在这苦哈哈的做硬件。


这就是红利没了的状态。


2


那红利来了是什么状态呢?我这里有一张图,我们来看看人口红利刚来那会是什么情况。



1979年,改革开放,借助人口红利,我们的GDP增速持续上扬。但是你看那根红线,那是人均收入,他的增速是持续下滑的。


人均收入,基本上就是人的工资。人口红利在释放,但人的收入增速要先放慢一会。为什么呢?


经济学中所有的赚钱与不赚钱的话题都可以从供求关系找到答案。


释放红利的人口不赚钱,谁在赚钱呢?我们看供求。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是有人口红利的。人口红利意味着人多、人的成本低、人的市场价格很便宜。


这就是供给多,需求少,所以便宜,所以赚的少。


但是谁稀缺呢?


资本稀缺。改革开放,其实就是要靠资本积累提供经济起飞的力量。我们缺少资本积累,全世界招商引资。国内对资本的需求非常大,但是他的供给少,所以资本贵。


既然人力便宜,资本贵,那么每年全国人民挣出来的GDP当中,分配给出卖劳动力的人的就相对少,分配给贩卖资本的人的就相对多一些。


那会中国人手里是没什么资本的,资本主要集中在企业、机构和外商手里。


所以总体表现就是,GDP增速蒸蒸日上,人均收入增速持续下降。人口红利在释放,但人的收入并没有快速显著增加。


人均收入增速的由慢转快,至少要10年之后,而老百姓要真正感觉到手里有点钱了,要大概再十年之后。


工程师红利也是同样的情况。


这是美国70年代滞胀、80年代供给侧改革,90年代向互联网新经济转型的情况。



1990年,互联网作为美国全新的主导产业出现,美国萎了近20年的经济开始好转,GDP增速向上,但人均收入增速仍然下滑,直到95年之后才有微弱向上的趋势。这些年里,工程师为新主导产业从无到有贡献了巨大的力量,但他们收入的快速增长,却要等到很多年之后。


所以,工程师红利不等于工程师的红利。


现在的红利是别人的,工程师自己要想吃到红利,必须等到工程师红利消失的时候。那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去年罗振宇老师就散布这种真实的恐慌:


其实现在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你去看一看,真正的社会底层已经不是十几年前我们社会偏见当中的那些人。什么扫地的啊,什么临时工啊,什么收破烂儿的。


要知道在北京收破烂儿这个专业,月收入达到两万元已经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这个社会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我们已经发现活在社会底层的往往是在那些5A写字搂里面每天上班打卡,中午吃盒饭的 。



虽然罗振宇老师一向不靠谱,但是这次他居然蒙对了。(求别打)




在这个工程师成为红利的时代,捡破烂的正在变得稀缺,保姆正在变得稀缺,农民工正在变得稀缺。


深圳远郊的富士康据说已经找不到工人。因为新生代的农村95后表示,我们进城市为了见世面的,谁要从农村出来还要去农村。


50后、60后的农民工正在老去,正在返乡,再也没有谁舍得让自己宝贝半辈子的独子、独女扎钢筋、当保姆。


而相对应的,大学扩招以来形成的大批985、211、大学本科、硕士、博士正在袭来。据说今年中石化的录用通知是这样的。



国内只要清华北大,国外只要全球排名前30。


工程师红利的时代,工程师的供应正在烂大街。供应量大,价格自然降低。这一代企业将凭借廉价的高素质工程师实现下一个阶段的崛起。


而工程师自己的收入。


对不起,必将被红利期已过的农民工赶超。


3


那么,工程师该怎么办?


仍然看供求。


在人口红利的时代,资本稀缺。但到了工程师红利时代,资本已经不再稀缺。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在这个时代,稀缺的除了农民工,还有创新。


说到创新,你就不得不佩服罗振宇老师,他的两把刷子在2018年的跨年演讲中充分体现了出来。


罗老师给他2018年的跨年演讲总结了个名“小趋势”。这真是一个挺了不起的说法。


我用经济学的语言给你还原一下“小趋势”和“大趋势”分别是个什么。


在经济学里,世界是靠创新推动的。但是创新不是均等化的分布的,而是由领先国家比如美国先创出来,他玩一玩很赚钱,很开心。


然后追赶国家,比如日本,学会了,他也玩一玩,很赚钱,很开心 。


然后新加坡、韩国、中国香港以及台湾也学会了。


然后轮到我们改革开放,这些国家都到中国大陆投资,中国一口气学了他们过去一百多年的东西,所以我们过去四十年增长很迅猛,创造了一个了不起的“中国奇迹。”


这是一波创新传递的过程,也是著名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而这个传到中国的过程也很有名,叫做“雁行理论”。


著名已故经济学家周金涛精准预测18、19经济困难的 ——“人生发财靠康波”框架,最底层的代码就是这个。


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所谓的“新结构经济学”,他的源流其实也是这个。


这个也就是大趋势。


投资界神书:《涛动周期论》


尤其对于中国这样的追赶型国家来说,这个大趋势对我们来说确定性很强。因为我们是模仿者,跟着美国、日本、香港、台湾的步伐走。你循着这条脉络做投资,一投一个准。


先搞家电、再搞汽车、然后手机、互联网,阶段性推进,每个领域轮流赚钱。


著名私募教父赵丹阳说他2003年去上海路演募资,碰到几个台湾人。他想让台湾人投资买股票。


台湾人说,就不。铁了心在浦东买楼。然后赵老师和台湾人心里互道傻X。后来台湾人赚了大钱。


原因很简单。楼价上涨的故事刚刚在台北演完。


上海03年的长相在大趋势里和台湾人熟悉的台北一模一样。


但是现在不行了。经过40年的发展,中国大陆能学的学完了,整个世界中国基本上走的比较靠前了。


还有一点高精尖的没学会,想进一步再学,美国人也不让你学了。动不动修理修理中兴,打压打压华为。


学习到了基本毕业的阶段,创新从模仿跟随到了引领者的阶段。现在需要凭真本事混社会了。


上一波康波周期,我们跟在别人的后面,模仿学习,快速跟进不亦乐乎。


下一波康波周期,我们需要自己引领,自己创造,带着全世界人民一起玩。


这个时候,你说你想再靠大趋势,大趋势在哪里?


他还等着被你创造出来呢?


所以这就涉及到一个需要自己来创造大趋势的问题。


怎么创造呢?就是要把握“小趋势”,利用小趋势。


罗振宇在他的跨年演讲里,讲到了猫砂的故事。


1948年,猫砂发明。喵星人拉屎从此再也不用去外面;喵星人在屋里拉屎再也不会发臭。人和猫可以非常和谐的共处。


由此催生了今天一个庞大到可怕的宠物产业。


如果你还不知道这个产业有多大,抽一个周末去著名宠物医院芭比堂去坐半个小时就知道了。那里的人流量和丰富的人物结构,会让你惊掉下巴。花大把银子给宠物看病的人不仅有少女、少妇还有壮汉、中年夫妻、老爷爷、老奶奶。


这是一个人人养宠的时代。而芭比堂,早在5年前就已经是国内最著名投资机构高瓴资本旗下的资产。


这是关于“小趋势”的一个很可爱的例子。


关于“小趋势”的例子,我们还有很多。比如现在作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汽车。


早在100多年前,燃油汽车是个很恐怖的存在,不仅噪音巨大、喷出黑烟,还要像拖拉机一样用一个巨大的铁质摇把手摇启动。


想象一下你的闺蜜在街上抡膀子给发动机人工启动的景象。更要命的是,手摇启动的位置在汽车正前方,操作不当的话,你好不容易人工启动的汽车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撞死。


手摇拖拉机的闺蜜


压根没人愿意用这样奇怪的东西。直到有人发明了电打火。汽车瞬间变得轻松、可爱而且安全了。


然后,福特搞了个流水线。把他的生产效率从一年手敲十二辆变成了90分钟生产一辆。


然后,整个世界都被改变了。


小趋势就像基因的突变,一个刚开始压根微不足道的变异,最后带来了一个种群的空前强大。在必须依赖自己进行创新的时代,是小趋势决定了大趋势。这不仅是经济世界的规律,也是自然界进步的秘密。


薛兆丰老师在他的《经济学讲义》里会给你介绍一位阿曼▪阿尔钦。阿尔钦同学用他深入的研究告诉我们,经济世界的前进和生物进化一样 ——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生物进化靠突变,经济进步靠创新。突变和创新,都不是地壳变动之类的大趋势,而是微观世界的小趋势。


而把握这样的小趋势进行创新,从而推动大趋势的能力,就是“工程师红利”已经到来的年代,我们的经济所稀缺的能力。


这样的能力,没有红利期,一直很稀缺,没人能收割,一直很赚钱,未来会更加赚钱。又特别适用于受过高等教育的工程师去做。


所以,作为工程师,如果你不想苦哈哈的先被别人收割十年红利,自己的收入却不见增长。那就要行动起来,做奋斗的人,不随大流、不磨平棱角、不盲从权威、运用自己的大脑,推动业务的突变,创造小趋势,走创新的人生。


这样做,受益的不仅是自己的收入,整个国家的产业升级,国家经济走出低谷,也会因你的行动而变得更快。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