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机械分析师的印尼之旅:真实的一带一路

2017-08-08 20:25:23 编辑:1041475896 来源: 浏览量:173我要评论

导语:揭秘一带一路的实际效果如何?

受上市公司开山股份的热情邀请,大年初九我们踏上了一段为期五天的印尼之旅。

对于我,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不仅对开山在印尼所从事的地热开采事业有了一个全方位的直观了解,更难得地能够深入一般旅行者不可能去到的遥远山区、普通城镇,感受着这个国家发展滞后的现状和可观的未来。

这五天,我访谈了包括跨国公司本地雇员、在印尼工作的西方专家、当地华人在内的众多对象,逐渐勾勒出了这么一个图景:工业化前夜的金矿,广阔的“一带一路”投资前景。

作为一名机械行业分析师,我看到了包括高铁、能源在内的喷涌而出的机遇。

Part 1:滞后的经济发展水平,渴求外国资本投资,“一带一路”大门向中国敞开

年轻而庞大的人口,落后的经济:印尼拥有2.5亿人口,是世界第四的人口大国,并且作为穆斯林占比超过90%的高生育率国家,人口总数还在以年均4%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

最吸引人的是,30以下的年轻人口占比超过一半,在未来15年左右时间内适龄劳动力人口将快速上升至顶峰。

走在印尼的街头,迎面扑来的是一群群骑着各式各样摩托车的青年男女,轰隆的声音彻夜不绝。

与人口红利的巨大潜力相比,经过1998年金融危机重创的印尼经济发展仍然相当滞后,2015年的人均GDP仅为约3300美元,不到中国同期的一半。

我们调研路程的中转站是苏门答腊岛北部的一个名叫巴东石林潘的小城市,人口大约20万人,算是苏门答腊的一个中等规模的城镇。

但目测城市发展可能仅相当于中国20年前中西部一个普通县城的水平,全城仅有一个小商品市场一样的商场、一个便利店,没有大型超市,街道窄而脏乱,大部分民众的房屋是破旧的平房。

由于岛上能源的匮乏、经常性地停电,周边主要是农业产区和林区,最大的工厂可能是一个面包厂。

从苏门答腊的石武牙机场到巴东石林潘的地图距离仅有60公里,但是由于路况非常差、一路坑坑洼洼一路颠,小巴车开了足足三个钟头。

基础设施的落后和能源的匮乏,以及资本长期的不足,使得类似巴东这样的印尼小城镇即便坐拥丰富的自然资源也无法快速实现工业化,发展停滞不前。

巴东石林潘街景

民选政府,更公平的投资环境,为中国投资打开大门:在印尼的GDP结构中,家庭消费占比高达56%,而固定资产投资的贡献仅为30%左右。

作为一个人口和资源禀赋丰富的发展中国家,FAI的长期低水平严重制约着工业化的进程,印尼政府非常渴求来自外国的直接投资以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下游工业的发展。

根据当地人的介绍,现任的佐科总统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选政府领导人,商人出身、来自少数派、打破了印尼沿袭多年的寡头/独裁政治,被称为“印尼奥巴马”(说印尼特朗普也可以)。

所谓“根基”的缺乏使得佐科的政策更倾向于务实、结果导向,在外交上与一直以来的亲美日不同,试图在中美日三方中寻找平衡。

这种政策导向的结果是非常有利于中国“一带一路”输出产业投资的:1)传统上日资和美资企业在印尼占尽便宜,中国资本在佐科时代赢得了良好的入场机会。

2)在很多领域里,中国企业的效率和品质已经具有国际竞争力,成本上更适合印尼的发展水平,效率导向的竞争环境下更占优势。

雅万高铁“一带一路”首单动工:比如中国高铁的综合成本不到发达国家的一半,在国内的运营里程已经超过了海外所有国家的总和,印尼的雅万高铁(雅加达– 万隆)也成为了中国高铁“一带一路”真正意义的第一单(2014年签署合约)。

目前雅万高铁征地工作接近完成,已经开始动工,预计2019年将竣工。线路总长150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通车后从首都雅加达到第四大城市万隆的时间将缩短到40分钟。

当然这仅是个开始,印尼高铁的最终目标是打通人口最密集的爪哇岛的东西向动脉,二期延伸段长达600公里,将链接工业重镇三宝垄、泗水等。

对于雅万高铁建设是否会拖工期的担忧,当地人认为这个项目是得到中央政府签署总统令的背书,只要是中央决意要做的事情并不存在太大的阻碍。

雅万高铁项目

Part 2:缺电,缺电!地热能:地底2000米的金矿,成熟的产业机遇

如前文所述,印尼总体正处于大规模工业化的前夜,目前每年的GDP增速在5-6%之间,政府雄心勃勃地要提高到年均10%,到2025年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然而,钱从哪里来,保障经济增长的电从哪里来?

我们注意到,从2005年以来印尼电力消费年均增速在6.6%,然而发电量增长只有6.2%,累计的供给缺口只能进口电来弥补,从2012年至今已经进口了3TWh。

从能源禀赋上说,印尼是一个被上天厚爱的国度,它拥有全球排名前列的煤炭和石油天然气储量,但出口几乎消耗了绝大多数产量,2014年全国产煤4.71亿吨、出口4.07亿吨。

目前印尼国内电力装机容量有接近一半是煤电,宝贵的天然气和石油用来发电的比例也超过40%,环境问题接踵而至,据说首都雅加达在某些时间的雾霾污染并不比上海少。

怎么解决这个能源的矛盾?

可再生能源是条路,2014年政府通过一项国家能源政策修订案,规定可再生的占比要从现在的不到10%提高到2025年的23%、2050年的31%。靠什么?

印尼群岛深处蕴藏的滚烫的水蒸气也许是问题的一部分答案。

北苏门答腊地热田(右图是自然蒸汽)

丰富的地热储备、雄心勃勃的开发计划,成熟的产业机遇:印尼的地热资源是最世界最好的。

不仅体现在巨大的储量上(探明储量2.9万兆瓦,占全世界40%),更体现在埋藏的深度合适(2km左右)、酸碱度适中、稳定性良好(根据现场专家介绍,20年衰减不到3%)。

我们在项目现场观看,井下2000米不通过任何增压喷射而出的热蒸汽能将方圆几里地的天空遮蔽。

印尼也是全世界地热开发最成熟的国家之一,目前的装机容量1.64GW,占全国发电量的4%。但这远远不够。

政府的目标是到2019年做到4.9GW,到2025年7GW。短期目标三年翻三倍,怎么实现?

传统的地热开发商基本上是印尼国家石油、电力公司,以及雪弗龙、TaTa Power这样的跨国石油公司、电力公司,也有来自日本的财团带着技术和设备参与。

然而近年来国际石油天然气价格的低位徘徊,已经让这些开发商大大减弱了参与地热开发的积极性,很多在手的区块到了开发限期被迫转让。

从政府的角度来讲,非常欢迎来自全球的投资商开发地热。

我们此次考察的终点站是开山股份在北苏门答腊省的Sorik Marapi区块,面积达64平方公里,设计发电量240MW,已经在2个平台上打出了3口10MW的生产井。

这个区块就是公司从Tata Power和一个澳大利亚公司手上低价购得的,前任开发商已经开发了两年时间,将包括铺路、勘探的前期所有工作做完(由于合规的原因,关于开山股份的介绍我们将在后续报告中详述)。

此次印尼之旅,最大的收获我认为即是确认了印尼地热产业的成熟程度。

我们访谈的一位外籍专家,从2004年就跟随跨国能源公司来到印尼开发地热,经手的第一个200MW+项目已经正常发电十多年时间。

经过二个十年的集中开发印尼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地热开发经验,从打井完井的服务公司(斯伦贝谢等)到项目管理、设备使用、发电并网、售电合同的履约均不存在问题,并且培养了一大批地热开发的专业化外国和本土人才。

地下2000米的金矿,正在喷涌而出。

美国千亿美金对冲基金之旅第二期(2017年4月初,报名点击阅读原文)

这是国内首个由Alpha智库与格林威治市政府,国内金融机构,对冲基金园区合作联合打造的中美私募基金交流和互访平台。本平台于2016年7月份第一次组织国内金融机构去纽约拜访对冲基金,准备了两个月,行程一周时间拜访美国对冲基金20几家,百亿美金规模以上的对冲基金超过10家,最大一家管理资产1600亿美金,最小在20亿美金规模,均是董事总经理或合伙人级别,国内规格最高的一次拜访。并包括管理6500亿的Blackstone和4.5万亿的Blackrock总部高层。顺便参观了纽约时报总部,格林威治市政府,彭博总部。

合作机构:格林威治市政府,康州对冲基金协会,上海对冲基金培训基地(上海对冲基金产业园,上海财经大学,第一财经联合发起成立),浙江省国际对冲基金人才协会,纽约证券分析师协会(NYSSA),CFA Stamford协会,彭博社,汤森路透,德意志银行,高盛等。

作者:海通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本文为作者见闻整理,并不涉及上市公司投资建议  来源:Alpha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