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更大的挑战在欧洲

2017-08-06 13:59:26 编辑:1041475896 来源: 浏览量:445我要评论

导语:2017年的欧洲会是怎样的?

二十天前,特朗普总统一句糊里糊涂的“美元过度强势了”,至今美元就基本没再上100,市场表现持续弱于预期。

为什么说“糊里糊涂”呢,因为不久他又四处咨询:美元到底是强点好还是弱点好?一时引发国内外争论不休。毕竟,任何事情都要一分为二地看。强势美元和利率提升也一样,对美国也是有利有弊的,需要权衡厉害,区别轻重缓急、搞好排列组合。

让他们争去吧!反正弱势美元暂时让贬值压力巨大的人民币得以喘息。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总统也挺可耐的——对中国看似咄咄逼人,但一不小心又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估计这样的戏剧化情节,以后还会有。一张一弛,市场就不会剧烈波动,风险系数会因此有所降低,好事!

本来最为不利的局面是:为了有效吸引国际资金回流美国,新一届美国政府只要顺水推舟,让美联储连续加息三次并持续一两年,就会推动进入强势周期的美元表现大超预期,从而给特朗普最在乎的对手以更大威胁,比如中国国内货币政策选择会更纠结——升息与否两相为难,同时给人民币贬值或国内楼市泡沫造成更大压力。

现在,强势美元被“泄气”,本来缺乏魄力的国内政策再度迟疑起来。加之年初施行的外汇管理新政,不少人对人民币的贬值走向开始怀疑和动摇。

虽然持续看贬人民币不是一件受欢迎的事,但还是要尊重市场规律。客观地说,人民币对美元,不会因为谁的一句话或者美元的一时走弱就改变方向。

主要理由还是之前人民币扩张太快,并且近年的扩张更多转变成了企业债务和资产泡沫,而实体经济的颓势却至今未见逆转——不出意外,还会继续下滑。

年内美联储还是会如期加息的,美元不久会再度走强。经济数据支持,政策周期驱动,这都不是总统本人或其他因素可以随便逆转的。反观中国,以保护实体经济的名义而掩护政治担当不足,很难期望央行同步加息,或加息一定晚于或弱于美联储,那么,后期美元与人民币的强弱关系不言自明。

年内来看,全球经济的最大风险在欧洲,不在美国,也不是特朗普。4月下旬到5月上旬,法国的总统大选是关键因素。至今民调领先的勒庞一旦上台,欧元危矣!此外,欧元区其他国家,注入意大利、荷兰和希腊等国的政治经济波动也会在年内危及欧元稳定。

任性的ECB,不肯承认货币刺激的局限性,乐见欧元持续走弱,一度激怒特朗普,但德拉基不肯承认显然难辞其咎的汇率操纵的指责。货币信用礼崩乐坏的时代,这又是一个国际笑话。执迷不悟的人,需要进一步的危机加以警醒。

弱势欧元是成就美元强势的主要因素之一。英国脱欧后,一旦欧元区再有重要国家脱欧,欧元崩溃预期就会加倍放大,欧元的崩跌走势会让美元获得超强动力,这一动力将远超美联储加息的影响。届时美元指数120都不为过,人民币的价格也会有20%的波动吧。

如果中国想清楚了大国货币价格迟早要由市场定价,如果中国不进一步加强外汇管制,如果中国不牺牲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目标,那么欧元的问题就是人民币的机会,就是中国的大机会,很遗憾,这个“如果”不成立!结果于是很清晰,“脱欧”资金只能选择继续追逐美元,而正在关起门来过日子的人民币就只能持续外流和贬值了。但愿这不是一个更加不好的征兆。

对中国的实力和控制力有自信,但应该更主动地遵守些市场准则和国际规则;相信国际博弈的长久胜算,但博弈过程注定是曲折的,需要更多些有舍有得的哲学思考。至少近两年不容乐观,应该做好风险应对之准备。

作者:郭士英  一德首席经济师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